华州网

搜索
查看: 47107|回复: 81
收起左侧

村主任(原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27 20:32: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华州网,结交更多华州人,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华州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注意: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冬天下雪的的黑夜里,寒风瑟瑟,偶尔传来一两声狗叫,屋内老秦脸色蜡黄,骨瘦如材,奄奄一息的躺在热乎的炕上,老松看了看跟前围着的只有自家的媳妇和女儿还有两个侄子,重重的叹了口气,慢慢的闭上眼睛再也醒不过来了,安静的夜被哭声打破……松家开始忙活了.
   翌日早上雪还在下,村口聚集了好多人议论纷纷的,终于死了,贪了不少钱,当个主任不给农民办事一天光欺负人咧,说话的是村里的小栓 ,不敢说咧,一哈叫年听见了打哈你了,年纪稍微长点的胡老汉劝说道,原来村主任老松死了,村里的人都知道小栓和老胡都是被村主任欺压过的。
     老松原名松仁,是个村主任,年轻的时候是个混混无恶不作,蹲过监狱。.出来之后不知道怎么就被选举成村主任,上任那年刚好赶上建设新农村 ,修路县上给拨了钱,那一年,到路修完老秦家的两间瓦房也变成了三间平房,村里人都知道其中的内幕,只是不管自己的事情都不愿意去揭发而已。
  老松要盖房了,自己是村主任肯定要选个地理位置好点的地段,眼珠子在眼睛里滴溜溜的转了一圈,笑眯眯的往胡老汉家走去,胡老汉家老两口在家,唯一的儿子和儿媳妇在城里打工,胡老汉正在喂狗,看见村主任挺着啤酒肚眯着眼睛面带微笑的进了自己家门,心里很纳闷,平日里嚣张跋扈的村主任咋上自己家干撒?老胡哥和老嫂子最近身体可好,胡老汉答:“好,都好着哩,村主任递给胡老汉一支好猫烟,两人闲篇了一会就给胡老汉说,老哥和你商量个事情,胡老汉很是诧异这村主任和他有撒事情商量呢,胡老汉就问村主任撒事情,是这,我准备盖房呀,咱村也没有个村委会撒的,你这地段适合我 办公,咱两家把房换换,村主任说,胡老汉听后连说,这不行这不行,我这是祖屋,再说你那边路不好,下雨下雪我和你嫂子腿脚不好也不方便不能换,村主任听后脸上的表情立马变了,厉声说别不知好歹,我现在是和你好好说里,别逼我叫你和我换,说完愤然离去,留下胡老汉一脸茫然....晚上胡老汉半卧着在炕边一根接着一根的抽卷烟,老伴一觉醒来翻了一个身看见胡老汉还没有睡觉就督促着赶紧睡觉,胡老汉将抽了少半根卷烟的火掐灭放到炕边,脱衣服睡觉了。早上还在睡梦中就被老伴叫起来了,原来自己的狗死了,胡老汉穿好衣服看了看昨天还好好的狗心里明白了七八分。这天夜里,胡老汉和老伴被一阵响声吵醒,原来自家的玻璃被砸碎了,第二天村里的人都问胡老汉你得罪那个狗日的了,老害你家里,胡老汉神色凝重什么都没有说。


未完待续....
第一次写大家多提意见

评分

参与人数 3 贡献 +30 收起 理由
我非英雄 + 10 赞一个!
789部队 + 10 文章写的是火候。
小朵 + 10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7 21:45: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人第一次写,大家口下留情,多给点意见
发表于 2011-12-27 21:47:45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不错。多发精品。
发表于 2011-12-27 21:58: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不错
发表于 2011-12-27 22: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你的作品,的确不错
发表于 2011-12-27 22:29: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点像平凹哥的小说!燎得很!
发表于 2011-12-28 10:00:03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好。希望续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8 10:45:5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 解梦泽


    大文人多提意见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8 10:46:2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 风流才子


    谢谢,多提意见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8 10:47:1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 小朵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8 10:48:1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6# 河渎庙的小学生


    不敢和平凹哥相提并论呀。多提意见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8 10:48:4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7# 太空人


    谢谢支持,也希望你继续关注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8 10:49:58 | 显示全部楼层
    胡老汉回到家,拿起炕边上那根没有抽完的卷烟放到嘴里点燃,想了想,自己和老伴年纪都大了,儿子也刚结婚没有多久,自己去年眼睛动手术花了一堆钱还欠了外债,不敢再折腾了,这秦寿是个半吊子,胳膊拧不过大腿。也不想和儿子商量了,给儿子说了也没有多大用,只是给儿子增添烦恼。
    想到这里,半根卷烟也抽完,胡老汉起身出门走向村主任家。村主任正在家听戏,看着胡老汉来了,心里满是得意,这村里没有咬狼的狗,我一发威,谁都不敢皮干。村主任满脸堆笑地叫了声:胡老哥你来了,来来赶紧坐!说着就拿了一个小凳子递给胡老汉。胡老汉小心翼翼地接过凳子,并不敢立即坐下,而是盯着村主任的脸,没发现异样,这才慢慢坐下。沉默了半晌胡老汉开口道:“我同意换房子。”村主任一听,立即眉开眼笑,他迫不及待地要跟胡老汉签合同。
    只见这村主任起身去里屋拿来早已经准备好的合同,这人没有念过多少书,与其说是合同不如说是个字据而已,这个合同的文法,尚不如小学生写的请假条呢。合同仅仅表明:胡老汉自愿与村主任换房云云。胡老汉踌躇了很久,没有签字。村主任不急不慢的说,老哥,这都是房子,我这也是为了方便给咱村里办事,没有办法才和你换的。尽管有千百个不满,胡老汉还是签字了,并按照要求按了手印,他脸色很难看,看得出来心里的挣扎和不满。村主任看胡老汉签了字,眉开眼笑地递了支烟给胡老汉,胡老汉没有接,颇有些悲凉地离开了。村主任小声都嘟囔:你个老不死的还不高兴,不和我换整死你,把烟放到自己嘴里。他眼珠一转,一个鬼主意又上来了:“我这次要让你胡老汉心服口服,看你还敢不敢在我跟前炸刺!”
    胡老汉本身没有多少家当,村主任跟前竟是拍马的好手,所以没几天,两家就把房子换零整了。村里明白人都知道村主任干的坏事,都同情胡老汉,但也没有一个敢站出来说话的。村主任将胡老汉的旧房子拆了,拆房子的哪天胡老汉在家里一天都没有出门,他不愿意看着父辈们传下来的房子就被那样糟蹋了。换房子的当天晚上,胡老汉半夜里抽自己的嘴巴子:胡宗万!你把先人羞得在底下呲牙哩!
    那天晚上,很大的雨,路上泥泞不堪,水已经进了胡老汉家中,老两口一天没有出门……

未完待续
发表于 2011-12-28 11:07:06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很好
发表于 2011-12-28 13:33:59 | 显示全部楼层
楼猪继续更新
发表于 2011-12-28 14:22:13 | 显示全部楼层
换房子的当天晚上,胡老汉半夜里抽自己的嘴巴子:胡宗万!你把先人羞得在底下呲牙哩!
哎,无奈啊。农民最可怜。只要有一点权力的人,都能随时剥夺他们的合法权益。
发表于 2011-12-28 14:25:52 | 显示全部楼层
咱华县能人多得很么!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8 14:57:0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6# 解梦泽


    弱势群体的无奈,
发表于 2011-12-28 15:12: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请继续。
标点、格式能否规范一些?
发表于 2011-12-28 16:05:49 | 显示全部楼层
胡老汉回到家,拿起炕边上那根没有抽完的卷烟放到嘴里点燃,想了想,自己和老伴年纪都大了,儿子也刚结婚没 ...
群猪 发表于 2011-12-28 10:49


期待新的佳作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8 16:06: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群猪 于 2011-12-28 16:30 编辑

回复 19# 痴熊


    因为是第一次写所以很多地方没都没有注意,看了你的精品,我自愧不如呀,还得向你好好学习。官场的人和事写的非常好,咋不更新了,很想看下面的
发表于 2011-12-28 17: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7# 解梦泽


   
发表于 2011-12-28 21:31:31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以可以,推荐大家围观一下。
发表于 2011-12-29 01:08:09 | 显示全部楼层
恩,楼主好文笔,继续啊!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9 09: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4# 我要的生活


    谢谢夸奖,文笔好是因为有高人指点 希望继续关注...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9 09:10:27 | 显示全部楼层
   村主任开始忙活了,自家盖房正好赶上村上修路,拉沙、拉石子、拉水泥……老松忙得四蹄朝天,这些材料,自然算到了修路的公款里面。自家的房子终于完工了,关中农村有个习俗,家里红白喜事亲戚邻居都要去‘行礼’行礼说白了就是份子钱,而村主任房子完工属于喜事,在农村叫立木房(立木,即封顶。原是瓦房的木质房顶要立上去)。老松当了村主任,平时逢年过节送礼的人就踏破门槛,而今盖房置业的大事情,拍马溜沟子的人更是拿鞭子吆哩。
    当然,也有不愿去行礼的。但是怕遭报复,不去不行。比如吕翠霞他老汉,在屋里把老松骂得跟一滩屎都不剩,但是到了老松家里,满脸堆笑,都快笑抽筋了。回到家里,吕翠霞就有些看不上他:“在屋里皮嘴硬得梆梆的,一出门看你外眉眼。幸亏么尾巴,有尾巴早都给人家摇成电风扇了!”吕翠霞老汉不悦:“你批能你出门喊叫去么?看人家把你外嘴不给你打扯!”很多人都是出于不情愿但是又不敢的想法,违心地给松光头(老松头上么毛,村里人背地里都叫他松光头)上了礼。
    随着一阵鞭炮声响起,松支书的房子宣布正式立木完成。喇叭里面主事狗一样喊叫:帮忙的,行礼的都来坐席了,坐席了!人们陆续坐在桌子跟前,等着上菜,有的人端碗烩菜拿两馍就圪蹴那吃开了。老松看着礼单上记录的密密麻麻的人名和人名后面的人民币数目,心里笑开了花,自己盖这房不仅没花钱,而且还挣了一笔。
    “松仁!松仁!.这鬼子怂跑哪儿去咧!”松支书一听是朱乡长的声音,赶紧放下礼单走出来迎接,他满脸堆笑讨好似的问候朱:“朱乡长来了,来来来赶紧屋里坐。”“哎呀!你狗怂跑这来了,人寻你有事哩!寻了半天不见你人!”朱乡长说完,老松拿出好烟好茶招待了朱乡长,朱乡长接过村主任递的烟正准备取打火机,善于察言观色的村主任已经把火递到了跟前。
    “咋咧?朱乡长,出啥紧火事情了?”松主任小心翼翼地问着。朱乡长吸了口烟吐了一个好看的烟圈说道:“你怂一天忙啥哩?胡弄哩么!咋哩?当个烂主任咱这乡镇就放不下你了?你都叫人告了!”松书记笑笑:“这可咋话说的?我这人弄事你还不知道?绝对放心。肯定是村里外烂娃些个给我脸上抹屎哩!”朱乡长打断他的话说:“你给年小栓的赔偿金咋弄着哩?才给了两千?”松书记答道:“他把我好好的工程都给黄了,我么寻他事都是好的,他还嫌我赔的少?狗日的欠收拾!”朱乡长道:“当官要会当,捞钱要会捞,要看啥钱哩。这钱你都敢胡弄?”朱乡长见松主任脸上挂不住了,这才转了口吻道:“给小栓多发些,不要惹事!你怂都捞得不像啥了!”松主任道:“我不怕,谁爱告告去!”朱乡长诡异的笑笑:“不怕就好!”
    朱乡长名朱轶群,半年前县上拨款让把危旧校舍翻修一下,朱乡长和松主任就暗箱操作,把工程承包给朱乡长的妻弟刘二了,这刘二啥都不懂,就会弄钱,尽买些质量差的材料。而且还伙同松主任,让一家出一个壮劳力,不给工钱,晌午管一顿饭,且美其名曰:义务修学校。
    小栓的父亲去修学校,不慎从房顶掉下来了,腿受伤留下了后遗症。为了不让事情变大,朱松两人就商量给2万补偿金,小栓家也答应了。朱乡长以工人从房顶掉下来要赔偿金为由向县上申请了十万元的赔偿金。给了松主任两万,松仁给了小栓2000,这事就算完了。而因为出了安全事故,县上把工程收回,交给了正经的施工单位进行施工。这下断了朱松二人的财路,二人原本不满,但是因为朱乡长在这事情上已经拿了不少好处,所以并不是很在意。而松主任就不行,他没有拿到啥好处,除了刚开工时候,刘二给他买了一条烟。于是,当钱拿到小栓屋里的时候,小栓就问两万咋成两千了?松仁说县上就给了两千,他也么办法。小栓说:“那不行,我得寻县上去!”小栓当然知道里面的道道,就去找乡长,乡长表面应承着说一定会调查清楚的,还你公道,小栓刚走,朱乡长就骑着那永久牌的老加重自行车找松主任。
    其实松主任早都知道小栓不是善茬,早都想收拾顺溜哩。听乡长这么一说,心里更放不下这事了。目前是先稳住乡长:“朱哥,是这,修学校的事情当时是你应承的,按说我应该给你个交待,但是你妻弟这人不太会办事,说好管一顿饭,最后都是我出钱。他一个子儿不掏。这亏空,我从阿达补呀?再说,这工程现在都交给其他人了,我想把本钱捞回来,寻谁?”朱乡长知道这话是给自己伤脸哩,再说下去就么意思了。于是就说:“这事是这,我给你先担住,回头我给你拿一万,你再给小栓送去。不要惹事,稳定是大局,不要逼得叫外上访,万一成了上访户,咱俩谁都不得好过!”
    松主任见朱乡长下了软蛋,早都知道他朱乡长也不敢太过分,翻脸完全没有必要,于是赶紧从箱子里面拿出两条别人送的好猫出来。朱乡长拿着烟,用报纸包好,放在永久车的后面,唱着不着调的歌屁颠屁颠地回去了。
发表于 2011-12-29 10:39: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继续。。。。。。
发表于 2011-12-29 12:03: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口气看完,真不错,继续更新。。快快
发表于 2011-12-29 12:08:54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哈弄得热闹。
发表于 2011-12-29 12:38:1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9# 解梦泽


    解哥不是爱吃烩菜木,吃烩菜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原创文学

原创文学

订阅| 关注

请添加对本版块的简短描述
0今日 557主题

关于我们|手机版|小黑屋|文字版|华州网 ( 陕ICP备11006432号 

华州网上的内容全部来自网友,如果您认为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 admin@714100.com 】我们会尽快处理。
声明:本站严禁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版本支持:Discuz! X3.2 技术支持:Copyright© 2008 Comsenz Inc.

GMT+8, 2018-5-27 21:40 , Processed in 0.234375 second(s), 33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