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州网

搜索

开启左侧

村主任(原创)

    [复制链接]
华州小鬼 发表于 2011-12-29 13:59:05 | 显示全部楼层
华州小鬼
2011-12-29 13:59:05 看全部
呵呵,不错,密切关注!把这胡老汉写的美。
深海里的鱼 发表于 2011-12-29 17: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深海里的鱼
2011-12-29 17:14:34 看全部
支持一下,希望加快进度
台湾 发表于 2011-12-30 00:2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台湾
2011-12-30 00:20:43 看全部
不错..呵呵...继续...
 楼主| 群猪 发表于 2011-12-30 08:51:41 | 显示全部楼层
群猪
2011-12-30 08:51:41 看全部
松主任最后还是按照朱乡长的指示,把小栓叫过来,给了一万块钱。小栓虽然对钱的数目还是不满,正准备发作,松主任直接把他的话头压住了:“差不多就对了!不要给你个麦秆丝丝当拐拐拄!”小栓很聪明,这些事情早都知道咋回事,乡长肯定跟老松尿到一个壶里了。他忍了忍,退了出来。

不仅小栓不满,松主任也不满。把一万块钱给这怂!还不如给条狗哩!松仁晚上碾转反侧睡不瞌睡,穿上衣服走到外间拨了一个电话,正在网吧玩游戏的狗娃拿起电话一看号码急忙接了,喂,松哥……狗娃真实姓名不详,是县里也算是有名气的一号烂杆!手底下跟着一杆杆游手好闲,吃喝耍钱的混混,人称民间‘110’,说合事,做打手,打人平事……只要是正常程序解决不了的事情,就由他们出面解决,前提是钱必须到位。进局子跟进家门次数差不多的狗娃平时就在网吧,等待客户打电话联系业务。

松仁把事情给狗娃交代好,狗娃叫上自己的三个弟兄把家伙用报纸包好,拦了一辆出租车。此时已经是深夜了,出租车司机看着这几个社会青年有点胆怯,但是害怕拒绝两人上车立即遭遇不测,只好让四人先上车,准备半路再找机会跑。车子很快就到了松主任家,松主任在堂屋等着,下了出租车,这四个烂杆没有一个人有付钱的意思,直接奔向村主任。出租司机急了:“哪一个把车钱付了!”狗娃的一个弟兄三毛转过身,恶狠狠地抽出报纸里面的砍刀指着司机:“你还要钱哩?一路上把我们都能颠死,看你是活颇烦了。”司机一看这阵势早都吓坏了,正准备开车就走,松主任开口:“不在乎这几个!狗娃,咱要讲理!不要惹事!稳定是大局!知道吧?”松主任还用朱乡长的话教育了这几个烂杆,可惜的是,这不过是对牛弹琴。松主任把钱给了司机,司机拿了钱一溜烟地溜了,出了村口才缓过劲,自言自语道:“以后晚上再不敢拉这一杆杆瞎怂了!”

松主任递给四人一人一根烟,狗娃抽了一口烟,出于职业的敏感就问咋收拾,松主任说:吓杆子就对了。四人听了,心里么数,狗娃问:“炕上躺几天吧?”老松伸出一个手,转了三下。狗娃说:“半个月!知道了”于是问好地点,丢掉烟头就抬脚准备走,松主任看他们手上拿着的砍刀,急忙拦住:“你们拿刀注意点啊!出了人命对大家都不好!”狗娃笑了笑说:“好我哥哩!和谐社会么,干啥事都得用脑子,你放心绝对不会给你动烂子,你看这刀刃上都用胶带封着哩!”松主任干笑了两声:“知道就好,给我惹了事,叫你一个个也弄不美!”众人应了,就离开了。松主任心想:这伙二球还倒灵醒着哩。  
  
果然,第二天一大早上小栓家门口就围满了村民,小栓昨天晚上被打了。而且,是让人冲进屋里打了的。过了一会儿,两个穿着制服的警察到了小栓家。警察进屋就看见小栓已经打上石膏的胳膊,头上一个不小的伤口还在淌着血,渗出了纱布。小栓躺在炕上挂吊针,他媳妇和瘸了腿的父亲都心疼地守在炕边。

警察问:“知道是谁吧?”小栓有气无力地说:“四个碎怂,年龄十八岁左右,个子都不高。带头的最低,一米六左右,头发染成了蓝的。”一个警察道:“可能是狗娃。”另一个说:“跑不了这几个瞎怂。”说完,又询问了一些其他线索,就离开了。

村里人都知道是村主任叫人干的,但是人家财大气粗,上面又有人,自己是农民没财没人,大家就都不敢言传。经过小栓的事情村里人更是小心翼翼的,更不敢得罪这个村主任.生怕惹祸端。

这松主任整天背着手在村里转来转去,听着他的脚步声,村里连狗都不敢叫唤了。他对自己目前的状态很满意:我看这村里,谁还敢在我跟前皮干。这时候,一户人家的前门突然打开,松主任也正好走到这一户门前,里面闪出一个女人,见是主任在门口过,就又赶紧把门关上了。松主任看了看,知道这是村里的寡妇单秋花,脸上露出一般人看不出来的诡异的笑。



未完待续


小朵 发表于 2011-12-30 10:59:3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朵
2011-12-30 10:59:33 看全部
这松主任整天背着手在村里转来转去,听着他的脚步声,村里连狗都不敢叫唤了。松主任楼主取的名字真个性。朱轶群(猪一群)松仁(怂人)单秋花(蛋求话)
解梦泽 发表于 2011-12-30 23:43:46 | 显示全部楼层
解梦泽
2011-12-30 23:43:46 看全部
可以可以,请继续发帖!
水梦君 发表于 2011-12-31 11:34:02 | 显示全部楼层
水梦君
2011-12-31 11:34:02 看全部
寡妇都出场了,热闹了。
是帮寡妇挑水呢,还是夜踹寡妇门,且听下回分解。
 楼主| 群猪 发表于 2012-1-4 08:46:17 | 显示全部楼层
群猪
2012-1-4 08:46:17 看全部
单秋花人如其名,人面如花,算是本村头号人物。这女人浓密的睫毛、魅惑的眼神、性感丰厚的双唇,风韵的身材,无时无刻不透出万种风情,虽说人到中年,却也风采依旧,打扮起来,倒比那城里女娃还要招人眼光。单秋花的丈夫两年前在工地上上班出事故死了。村里人都说这女人命硬,不敢惹,但是还有敢惹的人。平日里,这女人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看见村里的男人就乱打招呼,一些没德行的男人就有些不着四六了,甚至眼睛放在她身上,久久不肯离去,只有自家媳妇看见狠狠地骂道:“小心长到眼窝里拔不出来了!看你外贼式子。”男人自知理亏,平时的威风也不敢发作了,低了头,红了脖子,静静地离开,但是心里面始终挥不去那个美丽的影子。

整个村巷子里笼罩在黑夜里,只有偶尔传来的一两声狗叫,才能打破这夜的平静。这时候,寡妇单秋花隔壁的刘二柱一家正准备睡觉,而出去尿尿的九岁的儿子匆匆忙忙的从后院跑回来了。刘二柱有些火了:“慌得是咋呀?打你怂哩!”君君上气不接下气的给刘二柱说:“爸,我看见贼娃子了!”刘二柱一听脸色大变:“贼娃子在阿达哩?”君君说:“我看着从后墙翻起,到隔壁秋花婶屋里去了。”刘二柱一听,这话更不敢胡说了:“赶紧睡觉去!阿达那些个贼娃子。你是电视看多了!叫你好好学习你一天光看些狗打锤的电视。这回考不好看我把你皮不给你揭了!”君君莫名奇妙被爸爸训斥了一顿特别委屈,在一旁的红霞看不过去了,安慰儿子:“睡觉睡觉……啥时候了哈抬杠哩!”

夜深了,刘二柱睡不着,他早都听说这女人不对劲,背地里有人哩,所以极不愿意让未成年的儿子知道这个事情。农村人保守,总觉得撞上这类事情晦气。刘二柱心想:明个把这女人敲打敲打,以后弄烂钩子事悄着!

同一时间,隔壁屋内炕上一对赤裸男女,男上女下喘气声和呻吟声暴露了两人的淫荡。当整个脑袋上不见一根毛的松主任从这寡妇的胯间把憋屈了很久的激情释放完的时候,这两个人彻底老实了,躺在炕上说话,寡妇问:“你今天晚上咋敢出来了,你不怕你家母老虎?你不是爱面子么?就不害怕谁看着?”光头笑笑:“外母老虎这两天不美,到县上住院去了。我半夜来谁能看见?再说了,在这村里,谁就算看见也不敢皮干,谁多嘴把怂日塌了!”寡妇感到头皮一阵发凉,看着躺在身边这个没毛的老头,她感觉到一阵后怕……但是她知道这光头爱面子,这事实现在已经有了,谅他光头也不敢把我咋,就对光头说:“我有个事,你看能办成吧?”松主任说:“你个寡妇,有啥事?”寡妇有些不悦,但是仍然喜形于色地说:“我就是不想叫人看不起,所以我想当干部哩!当个妇女主任就满足啦!”光头听了一惊,立即坐起来:“你当啥干部哩?你当这当干部是你在炕上耍哩?腿一劈就毕了?”寡妇没想到这光头这么不是东西:“能行么。我不当了还不对了。有本事咱俩现在出门到村里走,我喊叫一声保险一村人都来了。到时候你这主任也嫑当了,直接到监狱去算了。”松主任一听脸都白了:“你这哈讹人哩?么看出来。”寡妇笑笑:“么看出来不咋,现在知道了也不算迟。”松主任无奈,被别人抓住了把柄:“这事情缓干再说。”寡妇笑笑:“能行,再来的时候,得给我说个啥。”松主任想:“再叫我来我都不来了。”穿裤子准备走,松主任却死活找不到裤头,找了半天,他明白裤头被人藏了,灰溜溜地穿了裤子,从后面翻墙走了。寡妇心想:“老怂还腿脚还快当!”

第二天早晨,寡妇梳洗完毕,听见门外传来敲门声,寡妇纳闷,这么早这怂就憋不住了?都不害怕人看见?一边应着,一边开门,打开门看见门外站着的刘二柱:“哟!老二,你到我门上弄啥呀?你这是那正经人,不怕谁说是非?”寡妇满是讥讽的口气。刘二柱硬着头皮对寡妇说:“你以后把你外人等到半夜再往炕上弄!瞎好把娃避开!”说完转身就走。寡妇怔怔地看着这刘二柱的背影,心想:这下瞎了!光头夜黑来还是让人看着了!


未完待续

风流才子 发表于 2012-1-4 10:46:47 | 显示全部楼层
风流才子
2012-1-4 10:46:47 看全部
美得很,寥砸啦
小朵 发表于 2012-1-4 17:05:5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朵
2012-1-4 17:05:56 看全部
解梦泽 发表于 2012-1-4 17:36:04 | 显示全部楼层
解梦泽
2012-1-4 17:36:04 看全部
呵呵,大家都舍不得评论,想攒到一块看
小朵 发表于 2012-1-5 15:53:4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朵
2012-1-5 15:53:44 看全部
又看了一遍,不错不错
水梦君 发表于 2012-1-6 17:20:40 | 显示全部楼层
水梦君
2012-1-6 17:20:40 看全部
弄了半天原来是个爬墙的啊!
小朵 发表于 2012-2-17 14:19:2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朵
2012-2-17 14:19:23 看全部
看看
 楼主| 群猪 发表于 2012-2-28 17: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群猪
2012-2-28 17:15:57 看全部
那天晚上,也就是寡妇家后墙上的黑影刚刚翻出去的时候,寡妇一个人在炕上,突然意识到松光头半个月没闪过面了。估计上回的事情黄了。第二天晚上,当墙头的黑影再一次越过寡妇家的后墙,进了寡妇的卧室的时候,单秋华再也忍不住了,她对黑影说:“上回你说叫我当妇女主任外事,我给光头说了,外这半个月不闪面,可能把我的话没搁住。”

黑影是一个粗声粗气的男声:“嫑着急。多大个事么。谁难道不知道你。就你这名声,当妇女主任谁能心服?你还不?把村里的婆娘都弄得干了副业了!”单秋华悠悠道:“我咋了么?我这名声不好是谁造成的?你能说到好处去?不是你我能弄成这式子?”黑影见寡妇上了脸,一些话就不好说了,道:“你嫑着急。他有裤子在你手里哩。你害怕啥。光脚的还害怕他穿皮鞋的?”女人得到了这番鼓励,这才转怒为喜,两个人的话语渐渐婉转静谧,最终窗户的亮光暗淡下去了……

老松最近确实不在村里,一方面是他老婆的病突然重了,另一方面是不想见到寡妇。因为有过事,见到了心里总是疙疙瘩瘩的。这松仁就是爱面子,怕有个啥闪失,寡妇把风流事抖搂出去,他就在村里彻底抬不起头了。嫑说当村主任了,当社员都没脸了。

这乡村比较封闭,关于男女之间的事情,舆论有时候比法律还要严格。如果有人因为打架斗殴被抓住判刑,这人多半不会受到村人鄙视。但是如果哪家男人在外面胡混、耍流氓,被抓之后,估计连村子都进不了。村里人用眼神就能把他杀死。如果是女人,更加凄惨,娘家都不能回,自家屋里更不用说。所以,尽管松仁在村里欺上瞒下、飞扬跋扈,但是说到裤裆外事情,他还是不敢突破红线,因为很大程度上他能当上村主任,一方面固然是有钱有势,人歪能打,另一方面还是家里在这一方面么出现过问题。如果他出现了问题了,将来老了别说祖坟,村里都么地方埋他!

然而寡妇却不一样,她是独门独户的,已经成为绝户,而村里人为了顾及自己村子的颜面,一般对于寡妇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太计较。因为你把这惹恼了,整个村子的名声都叫祸害了。将来村里男人寻不下媳妇,女子嫁不出去。

在这件事情上,松仁很后悔。这寡妇的炕固然软和,那一刻的激情固然难忘,但是付出的代价太高。他心烦意乱:这寡妇绝对是个祸害,随时都有可能把自己推到万丈深渊里。

但是这寡妇也不是善茬,有心叫这怂当了妇女主任,反倒叫村里人怀疑有啥事了,更危险了。有心叫狗娃收拾怂一顿,但是有把柄在人家手里,万一翻船了就麻达了。想来想去么想出个啥道道。

最终,他想到了一个万全之策,下个月他过生日,叫村里几个相好的过来,能上礼的上些礼,暗里给寡妇一笔钱,叫外高调些,上多些,这样一来提拔起来能避免其他人怀疑。想到这里,他从县里回到村里,然后等到半夜,翻了墙进了寡妇门。

没想到刚到后院,跟一个黑影子差点撞了。两个人都蒙着脸,打了个照面。黑影飞速上墙离开,他却心惊肉跳地进了寡妇的卧室。这寡妇正光着身子在炕上抽烟,见光头进来吃了一惊,下意识地用被子捂住了关键部位。光头一看笑笑说:“身子都掉井里了,还顾裤子哩!”单秋花见是光头,防范就松弛下来了:“松主任今儿闲了?”

松仁道:“上回你说的外事这个弄……”遂把行动方案告诉了单秋花,单秋花一听,觉得这办法太完美了,这光头确实不是一般人,把这世事看得清清楚楚,不得不佩服。

等到了光头过寿的日子,村里人照例得上些礼,帮忙吃饭也少不了。但是大家没想到的是,平时不太出门的单秋花这回竟然落落大方地前来帮忙,而且还高调地上了五千块钱的礼!

但是他们不知道,松光头背地里恨得牙痒痒:给这烂杆一万,她给我上五千!在我身上动刀子,实在是活颇烦了!他看着这寡妇忙碌的身影,一边宣布单秋花成为村妇联主任,一边在眼神中流露出了不易察觉的杀机。


未完待续
解梦泽 发表于 2012-2-28 22:45:36 | 显示全部楼层
解梦泽
2012-2-28 22:45:36 看全部
还越来越热闹了。顶一下!
不要迷恋姐 发表于 2012-2-29 10:50: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要迷恋姐
2012-2-29 10:50:52 看全部
顶起,写出了现实些出了农村的风气,现在的农村都不像个农村,当个懒村官就欺压群众,还有没有王法。。。
风流才子 发表于 2012-2-29 11:06:17 | 显示全部楼层
风流才子
2012-2-29 11:06:17 看全部
顶了,期盼后续
解梦泽 发表于 2012-3-20 17:45:28 | 显示全部楼层
解梦泽
2012-3-20 17:45:28 看全部
楼主不见人了。跑到阿达去了?得是回去相亲了?
凡夫 发表于 2012-3-23 15:30:27 | 显示全部楼层
凡夫
2012-3-23 15:30:27 看全部
可以可以,推荐大家围观一下。
解梦泽 发表于 2011-12-28 21:31


发展是第一要务,这是可运用到各方面的真理!
华州老牛 发表于 2012-9-18 21: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华州老牛
2012-9-18 21:09:31 看全部
非常精彩,期待后续——
 楼主| 群猪 发表于 2012-9-19 12:35:24 | 显示全部楼层
群猪
2012-9-19 12:35:24 看全部
单秋花如愿以偿得到了妇女主任的职位,成为一个干部。这样一个女人在村里当妇女主任,大家都很不满意。因为松仁的计划,村民们倒没有把这些事情往其他地方想,只以为这女人为了当主任,给老松上了大礼。

单秋花自从当了村主任,异常高调,常常召集村民开会作报告,因为文化水平有限,她所做的报告废话连篇,笑煞旁人。比如说,在落实全村妇女计划生育工作的工作中,本来传达一下上级的指示精神就对了,可她偏不,非要自己重新写报告,这一写不要紧,拿出来当着全村妇女同志一念,一下子炸了锅了,笑得大家直不起腰,而在主席台上的松仁脸憋的铁青,却不变言语。

单秋花的报告这么写的,而且还用地道的关中普通话念了出来:同志们、朋友们、乡亲们:大家好!今天我们来学习一下计划生育知识。计划生育很重要,重要到啥程度?比人吃饭睡觉还重要。人不吃饭不行,不睡觉也不行,不计划生育更不行。这是上头定下的,这是个好政策。大家吃饱穿暖没事干,可以干其他的,不要光想着上炕抓娃。

说到这里,单秋花一下激动起来,竟然不按照稿子念了,自己开始临场发挥:“看咱村里的计划生育工作这些年弄得不行?都怪咱村里的男人太能行,一天不在炕上高兴就浑身不自在。天一黑没事干,就在炕上高兴地抓娃哩。特别是吴文君,你看你媳妇那尻子,比猪尻子还肥,一天就爱在炕上热闹。天擦黑就在屋里高兴得喊叫哩,一村人都能听着,惹得四邻不安的。你吴文君劲大,你媳妇也劲大,你没看你都抓了几个娃了?五个了!罚钱罚了多少?我今儿给你说清,你要是再生,我就叫陈村的兽医陈疙瘩把你怂劁了,叫你给媳妇当太监,叫你俩一天再热闹。”

这一下不得了,村民炸锅了。吴文君被骚了脸,又碍于松仁的淫威不敢发作,只好把头往裤裆里低。单秋花并不放过他,继续说着:“你不要光盯着裤裆,你要表态哩。”见吴文君不说话,松仁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就制止她:“差不多就对了,说正经的。再嫑热闹处卖母猪。”

单秋花把稿子拿出来继续念:“上头说了,以后要加强计划生育工作,工作要做好,关键看男人。男人能憋住,娃就生不多。”有个妇女起哄:“憋不住咋办?”单秋花说:“憋不住照裆里踢上一脚!看他能硬到啥时候。”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会总算开完了,松仁脸憋得青一块红一块,叫住单秋花:“以后这会还是少开。没有个水平,尽说些没味气的话。”单秋花不服气:“人都高兴着哩么。”松仁愠怒地说:“外是把你当二球哩,拿尻子笑你哩!”

单秋花听到这儿很失落,晚上跟那个男人激情之后,觉得当了干部也没有个啥变化,村里人还是看不起她。这男人给她出主意:“不行把松仁的主任给抹了!我当主任,看谁以后还敢皮干!”单秋花说:“这事能行?”这男人主意正:“你知道吴文君他兄弟吧?”单秋花一听就明白了。

吴文君的兄弟叫吴文厚,吴文君娶了媳妇之后从祖屋搬出去了,他大跟吴文厚一起过活,因为家里实在太穷,娶不起媳妇,他大就叫吴文厚出去打工,打工挣下钱了娶媳妇。吴文厚偏偏要先娶媳妇再打工,父子俩说不到一起,天天抬杠顶棱。吴文君娶了媳妇了,对父亲和兄弟的事情也太想管,加上自己娃多,生活也困难,也就彻底不理这茬儿了。

吴文厚已经交了三十岁了,一天苦曲的没媳妇,就有了些淫疯子的架势。看着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就流着口水盯着人家看半天,被人打骂也不恼,还嘻嘻一笑:“我就看了还咋?你把我球咬了!”村里人知道这怂脑子不对劲,憋得有些二杆子劲,也不招惹他。

吴文厚整天踅摸地向单秋花献殷勤,不是送来一捆葱,就是偷人家些瓜果枣子一类的东西,放到单秋花门口,朝屋里喊一声:“秋花你尝一口我走呀。”

吴文厚这么苦心经营与单秋花的爱情,却没有收到任何效果,单秋花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反而还当了干部了。当了干部吴文厚就不敢轻易献殷勤了。但是偶尔还是去门口站一会儿,叫几声秋花,然后说几句情话:“秋花秋花一朵花,叫我把你抱炕下。一天不见秋花面,顿顿燃面都不看。”

这一次意外地在门口遇到开会回来的单秋花,竟然给吴文厚打了招呼:“文厚你这时候不回去在我门口弄啥哩?”吴文厚羞得说不出话:“我……我过来看一眼就走,我不弄啥……”单秋花反而笑了:“哎呀,文厚,没看出来你还对我情深意重,是这,你后半夜来。”吴文厚得到暗示,高兴得连蹦带跳地跑了。

单秋花就去找松仁,给他说:“吴文厚这怂天天黑来到我门口挽缠,把我弄得觉都睡不成。”松仁他老婆在医院住院还没有回来,早都有些心思了。他考虑这女人如今当了干部,也不敢太皮干,就对单秋花说:“你赶紧把我裤子给我,如今你也当了干部了,心思也了了。这事情,咱再说。”

单秋花早料到松仁会来这一手,就从裤兜里拿出松仁肮脏的内裤,往桌子上一撂:“早都给你拿来了!”松仁一惊,赶紧收起来拿起打火机烧掉了。单秋花盯着腾起的烟火,悠悠地说:“这吴文厚弄得人颇烦的,咋弄呀些?”松仁一边拎着点燃的内裤一边满不在乎地说:“寻个人砸怂一顿就安宁了。这是你嫑管,有我哩。”

单秋花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随后就恢复平静:“今黑来外可要来哩。说是从西村弄了些梨,给我后半夜送过来,怕前半夜有人看见。”松仁点头说:“不怕,今黑来我么啥事,带两个民兵就把他怂捶了。”单秋花这才放心地离开了。



未完待续
祥福星 发表于 2012-9-19 23: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祥福星
2012-9-19 23:11:53 看全部
写 的好!!期待下文。
风流才子 发表于 2012-9-20 19:21:29 | 显示全部楼层
风流才子
2012-9-20 19:21:29 看全部
很是期待下期
祥福星 发表于 2012-9-21 21:58:37 | 显示全部楼层
祥福星
2012-9-21 21:58:37 看全部
楼主你的下文啥时候写好呢?
小朵 发表于 2012-9-23 13:18:2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朵
2012-9-23 13:18:23 看全部
真是生活的写照,受欺压的总是平民百姓
为您服务 发表于 2012-9-27 23:48: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为您服务
2012-9-27 23:48:09 看全部
好帖一定要顶
深联科技 发表于 2012-9-30 22:33:40 | 显示全部楼层
深联科技
2012-9-30 22:33:40 看全部
什么时候给有续集写上 很期待的!
指环 发表于 2012-10-19 23: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指环
2012-10-19 23:16:55 看全部
拜读中……
 楼主| 群猪 发表于 2012-10-30 00:36:40 | 显示全部楼层
群猪
2012-10-30 00:36:40 看全部
单秋花回了屋里,一个人在炕上等着预料中的事情发生。虽然按照原来的筹划,这事情顺理成章,但是单秋花毕竟是个女人,还有些妇人之仁,时间越向后半夜走,单秋花就越担心,甚至希望吴文厚今天晚上不要来。

但是已经晚了,当她想着吴文厚不要来的时候,一个黑影在依稀的月光的映衬下投射在寡妇的窗户上,紧接着几声敲击玻璃的声音,让单秋花心里一紧。她下意识地抱紧了被子,然后轻身却决绝地问:“谁!”吴文厚“嘿嘿”笑了两声:“秋花,嫑害怕,是我。你叫我来的,你可忘了?”单秋花心情复杂地坐起来,现在她要做的只是稳住吴文厚,剩下的事情自然有松仁给解决。单秋花稳了稳神:“是文厚呀。这黑漆半夜的,你到我门口弄啥呀?”吴文厚果然是个直肠子,直接喊了起来:“你这人咋是这?明明是你叫我来的,你还问我弄啥呀?”单秋花下定了决定要整治这个脑子不清白的傻蛋:“我叫你来的?我是妇女主任,在村里瞎好都是个干部哩,我叫你来弄啥呀?你又不是女人。再说我一个寡妇,还能让一个男人半夜爬我的窗户?”

吴文厚一下子二球劲上来了,直接跳起来喊叫:“你这女人咋是这!你还赖账哩?你再是这,我就喊叫呀。”单秋花看时间差不多了,就软了下来,对窗外的吴文厚说:“你是这,你把给我念的顺口溜再念十遍,我给你开门。”吴文厚一听立即兴奋起来:“真的。你说话算话啊。不准日干我。”吴文厚开始压抑着破锣一样的声音念起自己编写的赞美单秋花的歌谣来:“秋花秋花一朵花,叫我把你抱炕下。一天不见秋花面,顿顿燃面都不看。”念到第六遍的时候,吴文厚感觉脖子一紧,一只大手把他从后脖子掐住了,紧接着两个胳膊也被人扭住了。“谁!谁!”吴文厚挣扎着喊叫,里面的单秋花明白:事情弄成了。

吴文厚被几个人押着走出了单秋花家所在的街巷,一路还不忘对单秋花家的方向喊叫:“还有四遍,我念完!”就这样,吴文厚被押着几乎是吼出来念了四遍歌谣,单秋花听着越来越远的声音,哭了个恓惶。

在一个黑屋子里,民兵连长和治保主任坐在一张凳子上,吴文厚则被押得跪在地上,一会儿工夫,其兄吴文俊进了门来。吴文俊看着跪在地上的同胞兄弟,脸色很难看,但是仍然挤出笑容来,给民兵连长和治保主任散了烟,然后小心翼翼地问:“这……咋回事么?”民兵连长轻蔑地看了吴文俊一眼:“咋回事?你问我哩?你问我,我问谁?问你兄弟去!这下你吴家是干了大好事了,明天一亮,全村都知道了。”吴文俊走到弟弟跟前:“说,你弄啥了?”吴文厚哭丧着脸:“单秋花叫我后半夜去她屋,又叫我念顺口溜,我念了,就把这一杆杆招来了。”吴文俊知道弟弟脑子已经不清白了,但是仍然强压着怒火吼道:“你没事爬寡妇家窗户干啥?”吴文厚一听这话,当时就燥了:“我干啥?你说我能干啥?不就是想寻个媳妇么?爸给你把媳妇娶回去了,我可在屋里苦熬着哩,你还问我干啥!”眼看着这两兄弟就要开战了,民兵连长和治保主任把吴文俊拉开了:“文俊你先回去,后头有啥事情我们再通知你。”

吴文俊早都不想在这丢人的地方呆了,要不是迫于村干部的压力,他来都不来。这下正好中了下怀,头也不回地走了。

民兵连长和治保主任写了材料,让吴文厚按了手印,然后问他:“还有啥要说的?”吴文厚说:“我就想知道,谁狗X的拿尾巴蜇我哩!”这两个干部啥话都么说,上来就打,把吴文厚打得遍体鳞伤,吴文厚哼都么哼一声,直到昏迷前狠狠地说了一句:“狗日的一个个给我等着。”

吴文厚被扔到了街上,过了很久才醒来。他全身是伤,已经意识迷糊了,但是他清晰地看到村主任松仁从寡妇屋里出来,这个被性欲憋得有些二杆子的人,好像明白了什么。他强忍着伤痛,爬回来一个人住的厦子房。


未完待续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地址:陕西.华州 邮箱:admin@714100.com ICP备案号: ( 陕ICP备11006432号 )
Copyright © 2014-2018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