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州网

搜索

开启左侧

南何村的“铁齿铜牙”

[复制链接]
西西 发表于 2015-1-20 09:2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西西
2015-1-20 09:23:27 354 0 看全部

马上注册华州网,结交更多华州人,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华州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这里的铁齿铜牙,说的是擅长骂人撒泼的那些人,而不是善于辩论的人。当然,这篇文章主题仍然是批判丑恶的落后的现象,弘扬正常的健康的农村生活生产方式。
在南何村上学的时候,基本上一到冬天,我就开始盼望着空气尽快冷下来,更冷一些,这样就能够带着我的小伙伴们在广阔的野外生活取暖嬉戏了。这当然是城里的孩子不曾有过的感受。
我跟景峰、宁娃、六六还有小一点的双全以及勇娃最能耍到一堆的,而我们在冬天最大的乐趣就是在旱塬上撒欢地跑,到处拾干柴笼火。在火堆里放一些红薯和土豆,成为冬日里最可口的野餐。
羊娃有时候也会参加,跟到我们屁股后面捡柴禾,帮我们拿土豆红薯,但是我们都不太喜欢跟他一起,主要是他妈太恶,经常告诫羊娃,不让他跟我们一起耍,而且还威胁过我。
有一回,我从外面浪荡回来了,走到羊娃家门口,羊娃跟他妈在门口吃饭,羊娃他大打工去了不在家。羊娃他妈看见我就虎着脸:“五娃,你碎怂以后少招逗我羊娃出去拢火,再叫我看见你引逗他,你小心着。”小孩子嘛,对于大人的话也不敢反驳,我只好瞪一眼羊娃,就立即逃离回家了。而羊娃连看我都不敢看,只顾埋头吃面喝汤。
所以,从哪以后,我们几个相跟上出去,就绕开羊娃了。其实羊娃还可以,捡柴干啥的很能扑下身子,也舍得出力。但是就是因为爱尿床,让我们之间出现了隔阂。
南何村有这样一个说法,说是白天玩火,晚上尿炕。后来我知道,不仅南何村有这说法,整个关中道上,乃至中国的北方都有这样的说法。而羊娃是最爱尿炕的,几乎夜夜不落。那时候也没有尿不湿之类的防护措施,所以,每天早上羊娃他妈第一件事就是掀开羊娃的被子,然后对尚在熟睡中的羊娃进行一番“口诛”,往往是破口大骂,毫无顾忌,啥难听骂啥。从这个家族的历史到如今,甚至到未来,全部骂一遍不重样,而这时候羊娃的奶奶就出面了,从后院一边咳嗽着一边拄着拐杖挪到门口,对儿媳妇这种自我丑化的骂人行为劝说一句:“老二家的,差不对就对了。把剩下的先人留下些,要不明儿没啥骂了。”这无疑是最大的威慑,只要老婆子一开口,羊娃妈就立即收声,当然心里面难免不服气,嘴里逼逼叨叨地把老婆子骂上两句,就开始在大冷天收拾羊娃的杰作。
那么,羊娃在尿床之后被母亲责骂的时候在干什么呢?羊娃缩在墙角,低眉顺眼地受活着哩!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羊娃甚至敢在母亲骂出可笑的话的时候笑出声,当然换来母亲更加迅猛的责骂。当然,羊娃妈必然不敢对羊娃的奶奶有什么不敬,羊娃他大会把她的嘴抽得连饭都吃不成,更别说张嘴骂人了。
但是,这婆娘对于我们小孩,却总是敢于要挟和谩骂。她甚至以为,羊娃尿炕,肯定是我们在一起笼火造成的,所以绝对不允许羊娃跟我们在一起耍,而羊娃却最爱跟我们一起。当然,尽管后来我们出去玩不再带着羊娃,他尿炕的毛病仍然没有缓解。但是这并不能打消其母亲对我们的仇恨,因为她仍然认为,之前玩火造成了羊娃后来尿炕。
这婆娘越来越不够数,每次见我都要狠狠地骂我两句:“狗日的不是个好怂!”刚开始的时候,我年纪小,也不敢怎么样,后来渐渐长大了,12岁的时候已经接近一米六的身高,而且身子壮,就不再怕她。当有一回,估计当时已经9岁的羊娃又一次尿炕之后,她刚收拾完被尿湿的被褥,看见我从村子外头窜回来了,就气不打一处来:“狗日的不是个好怂!”我当时火就窜上来:“烂婆娘,你狗日的骂谁?”这女人一看我早已经人高马大,心里就有些怯了,但是还存有一定的侥幸心理,总觉得我是个娃:“骂的就是你!一天招逗我家羊娃在外头笼火,弄得我娃天天尿炕,骂你两句是轻的!”我当时也确实不敢跟人家羊娃妈打架闹事,但是嘴上可以跟她对付几句,我谅她也不敢打我:“你羊娃尿炕你赖我?一共跟我出去耍过几回?你一个老婆娘活这么大年龄咋这么不讲理哩?照这么说双英尿炕也是我招逗的?”双英是这婆娘的娘家兄弟,30大几的人了,还忍不住经常尿炕,我敢说,这东西本身就是遗传,我这么一说,这婆娘立即发疯了一样,开始站在门口的碌碡上头开骂了。
这阵势我见得多了,这婆娘是南何村出了名的麻迷儿,根本不能招逗。但是我就是要刺激她一下,就回家拿了个凳子,坐在离她不远的地方看着她骂。这时候村里人围了一部分,但是我不说话,都不知道这女人在骂谁。表演了约莫有十分钟,我根本就不搭茬,她就自闹了没趣,火气更大了,于是羊娃一家子又倒霉了,包括被骂了多年的祖先。
这女人骂人在村里没有人能比得上,可谓是开农村撒泼骂人之先河,口齿伶俐而比喻生动,只要有人跟她动口,必然被骂的关门躲避,而她仍然不饶人,在对方门口骂过瘾才算完事,骂得人家一家子都不敢出门,以后再也不敢跟这女人发生口角了。
但是村里人自有村里人的生态系统,对于这种嘴贱嘴长爱骂人的角色,大家无非不理她就行了,而这事实上把她孤立了。没有人跟她搭话,她骂人没人理她,这样下来,她自己就讨了没趣。而这种人却偏偏把骂人作为一种宣泄的渠道,不骂人反而浑身难受,但是没有骂人的对象,岂不是就骂到空里去了?她仍然有办法:骂娃。自家的孩子自己骂,这碍不着谁么。只是可怜了羊娃,从小到大一直笼罩在被诅咒和谩骂的阴影中。
而在羊娃长大成人之后,这种谩骂并没有停止,羊娃早已经习惯,充耳不闻,处事不惊,伴随着骂声该干啥干啥,甚至连睡觉都不耽搁。后来羊娃娶了媳妇,觉得有这样的婆婆实在是丢人,而事实上,羊娃媳妇比她婆婆更能骂人撒泼。
有一回,狗剩跟几个光棍在村巷里闲谝,无意中说了一句:羊娃媳妇的奶太小,还不如胖子老六叔的奶大。这句话就让羊娃媳妇听见了,她不指名不道姓地在狗剩家门口骂了一下午,把狗剩家所有人包括养的猪和狗都骂遍了。狗剩嘴夹紧门关严,没有出门。而最倒霉的是,狗剩家的厕所在前门外头,这女人堵在门口,狗剩没办法上厕所,最后尿到猪圈里了。而羊娃媳妇自己骂得着急上火,尿裤子上了。
在这种背景下,羊娃妈尽管仍然善于骂人而只能败在羊娃媳妇的盛名之下。当然,这两个人之间的骂战,那才叫精彩呢。
而这时候羊娃妈已经在体力上不行了,嘴也不如以前利索了,思维也不如以前活跃,所以在骂仗中处于劣势。中国有一句俗话,叫作“拳怕少壮”。而“骂怕少壮”应该也是成立的。但是羊娃妈必然经验丰富,她早已经放弃了之前骂人的依靠骂人时长和骂人词句数量取胜的策略,转而以攻击对方最脆弱的部分为主要突破口,当然,这次骂战,羊娃妈虽然体力不支,但是技巧上占了些许优势,她骂儿媳妇骂人骂得尿裤子,说儿媳妇结婚这么多年生不出娃娃,就这两点,让儿媳妇着急上火乱抓瞎,乱了阵脚。但是农村人骂仗,在外人看热闹的情况下,基本上都是看气势,至于骂人的内容,并不在意,因为这毕竟不是大学里面的辩论赛,那么优雅,那么文化,那么不慌不乱。
羊娃妈最终口吐白沫,醒来之后就神志不清了。最后就每天在村巷里骂人,骂得义愤填膺,但是至于骂的谁,没有人知道。羊娃也怂管,后来连一碗饭也不管了。没有几年,这女人就彻底从村子里面消失了,至于去了哪里,是死还是活,没有人知道。羊娃的媳妇照样在村里称王称霸,但是没有人搭理她,也整日郁郁寡欢,谩骂羊娃打发时光。
羊娃其实是最倒霉的一个男人,我们同情他,从小到大,耳边骂声不断,只要睁开眼睛,耳边传来骂人声。也许到老,也不会有所改变。
现如今,随着农村人与外界接触面的不断扩大,加上受教育程度越来越高,上面所谈到的这种骂人方式,已经不存在了,这不得不说是教化的作用。而这种现象确实曾经存在过,在广大农村还比较普遍,所以专门记录下来,以儆后人。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西西
超级版主给TA私信

查看:354 | 回复:0

小黑屋| 文字版| 手机版| 华州网 |陕公网安备61052102000111号
地址:陕西.华州 邮箱:admin@714100.com ICP备案号: ( 陕ICP备11006432号 )
Copyright © 2014-2018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