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州网

搜索

开启左侧

(原创小说)二拐的烦心事

[复制链接]
西西 发表于 2015-1-26 10:53: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西西
2015-1-26 10:53:28 300 0 看全部

马上注册华州网,结交更多华州人,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华州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二拐比我大几岁,在九十年代中后期,终于娶上了媳妇。二拐媳妇名叫蝴蝶,跟千五婶一样,属于外来人员。但是蝴蝶的身世更加复杂。
我听二拐说过,蝴蝶在11岁的时候跟着母亲逃难,还有一个大她两岁的姐姐,从老家河南一路向西,过黄河到了关中。蝴蝶妈嫁到渭北一户人家,不几年其母又生了几个儿女,这蝴蝶跟她姐姐,就显得多余了。
尽管蝴蝶的母亲对两个带来的女儿多有照顾,但是仍然改变不了她们在家里和村里受歧视的地位。村里人就说这俩女子是来吃“赏饭”的。蝴蝶妈一旦在村里跟人吵架,必然落入下风,首先一口河南口音不入当地主流,传播效果差,别人听不懂,你再能骂,在别人看来跟乱喊乱叫无异。而对方就不一样了,尽往伤疤上抠,有比较泼的村里人骂蝴蝶妈“卖X养娃”,这就是很恶毒的了。
为了尽量少招惹是非,蝴蝶跟她姐早早就草草嫁人,蝴蝶嫁到了南何村这个周边人不愿意来的地方。
而自从来了南何村之后,蝴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简直是皇后一样的享受。啥都不用干,二拐跟他妈把这媳妇当神敬哩。加上肚子又争气,第一胎就给二拐生了个男娃,一家子上下更是把蝴蝶当做功臣良将了,那种受宠简直无法形容。
俗话说“恃宠而骄”,蝴蝶刚来南何村的时候还多少有些收敛,在娘家挨骂受气的惯性使然,多少还顾点脸面,干活做饭也能上手,时间长了人就膨胀了,任啥活都指拨不动了。其实我们最能理解二拐这类人的处境,因为在南何村,媳妇完全属于稀缺资源,一旦闹得不合适,媳妇跑了,一家子的天就塌了。想再娶一个,那不跟说话一样,那可是要实实在在的钱把媳妇往回请哩!大家都知道这个道理,所以这种氛围之下,把这些媳妇惯得不像样子了。
蝴蝶自从给二拐生了儿子豫娃之后,基本上没进过厨房,吃饭都是二拐端到跟前,下地更不可能了。平日里没事,就在拴狗家打麻将,日久成瘾,上了牌桌子,这就啥都忘了。
我有一回寻拴狗说事,上午去就看到蝴蝶在牌桌子上打得正热火。第二天我又找拴狗回个话,看到这婆娘还在原来的位置上坐着,我问了一句:“蝴蝶嫂子你还来得早。”她笑了笑说:“早屁哩。昨个过来就没动弹!”
中午饭时,我看到二拐打发豫娃给蝴蝶送饭去。豫娃一脸不高兴:“天天叫我送,我都嫌丢人!”二拐对这个儿子宠爱有加:“你不送还能把你妈饿死了?”豫娃没办法,就只好去了。
有一回半下午,豫娃背着书包拿着考试卷子去找蝴蝶,蝴蝶在牌桌上不知道坐了多长时间了,豫娃说:“妈,我老是叫家长签字哩。”说着就拿出卷子,蝴蝶看都没看:“签啥字哩?你这老师一天球事不敢尽给人找麻烦,我忙着哩!寻你大签去!三饼!”刚打出去,对门和牌了,这让蝴蝶非常生气:“念书念书,不就是个输!跑这里死来了!滚回去!”豫娃还不放弃:“我老是叫签字哩!”蝴蝶更火大了:“滚回去!叫你老不死的奶给签去!”豫娃说:“我老不死的奶认不得字!”众人都笑了,蝴蝶又恼又羞:“咋生下你这赔钱货么!这学校老师一个个真是闲的球疼哩!家长签个字能咋?”说完就拿起豫娃递过来的圆珠笔,在卷子上看都没看就签下了一个“好”字。
第二天豫娃叫全班同学笑得吹了哨了,原来豫娃考试只考了18分,蝴蝶还签了个“好”字,就如同现在发了一个病重的微信被点赞一样让人哭笑不得。豫娃哭哭啼啼地回了家,给二拐说:“人家娃都有父母指导功课哩。只有我没有。”二拐属于半文盲,自己名字的三个字到紧般都分不清顺序,更别说指导孩子了,而蝴蝶多少是高小毕业,那点文墨应付豫娃的功课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这女人一天栽到牌场子了,尻子底下生了根一样。二拐还不能逼得紧了,一旦话语里面有了埋怨的语气,这就了不得了,蝴蝶能把二拐骂得把头伸到裤裆里。
这个样的婚姻和家庭何以为继?二拐在我跟二狗跟前不止抱怨过一次:“没娶媳妇的时候盼媳妇,媳妇娶回来了,还不如没娶媳妇的时候痛快!”我跟二狗只好安慰二拐:“总是走一步比退一步好么!我俩光棍球敲炕,你还有啥羡慕的?”二拐说:“我娶了媳妇就不球敲炕了?一样的!这婆娘打牌打得黏的,一天不着家,还有时间跟我热火?”我们再也说不出安慰的话,就只好说让他好歹把娃混大了,就好了。二拐说就是混娃哩!要不是因为娃,早都过不成了。二拐羡慕地说:“人家三根叔的媳妇一样是外来的,咋那么能干哩?咱是人倒霉,球生疮,娶个媳妇也心慌。”
从那以后,我渐渐知道二拐过得非常不痛快,甚至萌生了离婚的念头。当然,这一切在养尊处优状态的蝴蝶是不知道的。一个人一旦对某个人完全失去了希望,这个人就在他眼里彻底被否定了。二拐早都把蝴蝶不在眼里看了。无非还是怕别人笑话,维持着表面的和睦,每顿饭照样给送到牌桌子上。
但是二狗那天给我说了一件事,我才知道二拐已经对蝴蝶完全没有一点情分了。二狗那天到县城去“办事”,在县城周边的杨树村看到了二拐。他问二拐弄啥去了?二拐支支吾吾说不出个长短。后来见二狗走了,就日急慌忙地窜进巷子里去了。
杨树村是县城出了名的“鸡窝”。二狗去这地方,虽然也不是啥好事,但是心理上总是觉得光棍有情可原,但是二拐家里有媳妇,也去逛这种场子,让人难免有些想法。看来这蝴蝶确实已经不把二拐当回事了。二狗事后分析说:“蝴蝶看来是狠下心不跟二拐过活了,这炕上的事情就绝了,这两口子的日子就毕了。”
后来这两个人发生的变故,确实让人感叹。那天下着雨,二拐直接找到排场,把蝴蝶抓住头发拉出来,打了一路,一直打到自家门口。我赶紧上前劝阻:“二拐有啥话好好说,不敢这式子打人!”二拐根本不服劝,越劝打得越凶。蝴蝶虽然被打,但是一声不吭,不说话也不声唤,任凭二拐雨点般的拳头砸在身上,加上下着雨,蝴蝶身上一身伤加一身泥,弄得不像样子了。
等二拐打不动了。蝴蝶这才起身,准备回家的时候,二拐妈出来了,拿了一个大包袱,直接扔出去:“拿上你的东西!滚!”众人莫名其妙,不知道到底出啥事了。蝴蝶拿了东西,也不知道去了哪儿了,娘家肯定是回不去了。
众人议论纷纷,从众人的议论声中我才听说,蝴蝶在牌场子跟柿子洼的二冬勾搭上了。两个人事情一直做得比较隐秘,但是牌场子的主家拴狗啥都看出来了,只是不说。而且拴狗碰见过,有一回打牌打到半夜,人都散了,蝴蝶跟二冬两个人去了拴狗家一个废弃的仓库,让拴狗给撞见了。但是两个人正弄得热火,没有发现拴狗。
至于事情咋烂包的,据说是两个人在牌场子上做手脚哩,让拴狗输了不少钱,拴狗知道这俩出了千了,一下就躁了,把事情骂出来了。后来话传到二拐耳朵里,二拐积压了好长时间的憋闷,这下彻底爆发了。
二拐跟蝴蝶到底是离婚了。而二冬在山底下,也是有家有室的,离不了婚,蝴蝶也就嫁不到柿子洼。最后拴狗觉得自己在这件事情上有错,感到愧疚,就把蝴蝶和二冬偷情的那个仓库打扫出来,让蝴蝶住着。因为跟二拐离婚之后,村里给蝴蝶还有土地划分着。再一个,也考虑到豫娃能见到他妈。
平时蝴蝶就在牌场子帮忙,烧水扫地打个杂,拴狗在这里还有个小商店,蝴蝶也就在小商店当个售货员,牌是不经常打了,但是偶尔还会撑个摊子。
二拐自此从来再没来过拴狗家,甚至从跟前过都没有,豫娃也没见来过。但是二冬却经常来打牌,但是蝴蝶见了也不跟他搭话。据说蝴蝶离婚后找过二冬,二冬说:“这事情是两个人的事情,又不是我勾搭你哩!你现在离婚了,跟我没有啥关系嘛。我媳妇要是不依我,跟我离婚,我娶你还有可能,我媳妇不怪我嘛,我好好的日子为啥要离?”蝴蝶跟二冬打了一伙,当然没打过人家,二冬两口子啥难听话都骂了,最后还让二冬媳妇在裤裆里抓了一把,渗得满裤子都是血。
蝴蝶仍然住在南何村,自己种地自己干活,不见了曾经的威风。后来刘家楼的人过来给说过亲,可能鉴于当时的名声,最终不了了之。
打工潮开始以后,蝴蝶也南下打工去了,二拐就彻底断了念想。后来村里外出打工的人回来说,蝴蝶在当地开了个棋牌室,日子过得还可以,不过仍然是一个人。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西西
超级版主给TA私信

查看:300 | 回复:0

小黑屋| 文字版| 手机版| 华州网 |陕公网安备61052102000111号
地址:陕西.华州 邮箱:admin@714100.com ICP备案号: ( 陕ICP备11006432号 )
Copyright © 2014-2018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