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州网

搜索

开启左侧

最后的何家祠堂

[复制链接]
西西 发表于 2015-1-26 10:54: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西西
2015-1-26 10:54:25 329 2 看全部

马上注册华州网,结交更多华州人,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华州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最先老何家从外地迁徙到渭水县的时候,落脚点就在柳林镇,后来人丁兴旺,有一支就从南何村迁出去了,到了今天北安乡的地界,在河岸不远的地方重新安营扎寨,造就了今天的北何村。两个村子相距虽然较远,但是都是一家子,每逢大典,北何村人就要到南何村的祠堂里一个香炉里烧香磕头拜祖先,这在渭水县都是人人皆知的。
何姓人势力大,不仅是在南何北何,在整个柳林镇和北安乡甚至在渭水县,都是出了名的大姓。特别是在这两个以何姓为主的村子,何姓家族的强势让后来迁过来的外姓人几乎无立足之地。
南何村历史上出现过很多杂姓,但是最终延续下来的并不多,很多杂姓只传了两三代就绝户了。比如拴驴,拴驴官名叫史克明,我听老人们说,拴驴他爷原先是从关中东府逃难过来的,传到拴驴他大手里成了单蹦,家里穷结婚就晚,拴驴出生后不久,父母就去世了,除了几间将要倒塌的厦子房,啥都没能给拴驴留下。所以拴驴一直住在原来大队部废弃了的饲养室,一直打光棍。最后饲养室倒塌了,拴驴也没有娶上媳妇。所以拴驴这一户,延续了三代,就绝户了。还有王家、刘家跟贾家,这三户也没能延续下去,中途就灭了香火了。
到了土改时候,这种局面才有所改观,后来经历了那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到了改革开放,村里的外姓人才逐渐有了一定的地位。外姓人在依靠党的政策获取了参与村务的权利之外,自己不屈的奋争,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南何村的原住户和外来户在之前有严格的界限,如同赵树理小说《李有才板话》里面所说的一样,东西堡子分别住着何姓和杂姓。不过不同的是,何姓在南何村的西堡子,杂姓则住在南何村的东堡子。
何家祠堂在南何村,也曾经是北何村人的精神家园,一个较大的祠堂院落,祠堂往东就是东堡子,往西就是西堡子。这个界限随着土改和文化革命逐渐被打破,而在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农村建房热潮开始以后,东西堡子的界限就不那么明显了。东堡子也有比较有钱的人家,西堡子照样有日子过不下去的光棍。
随着岁月的变迁,没落的不仅仅是人的成分,何家祠堂在经历了岁月和运动的冲刷之后,加上动乱年代的“破四旧”“攻占封建堡垒”之类运动,被点了好几次火,最终变成了一片废墟,上面的野草一人高,甚至有何家子孙在里面放羊。当然,这必须背过何茂祥,一旦被何茂祥发现,少则挨骂,重则被何茂祥拿拐棍打。
我很同情何茂祥,他是最后一人何姓的族长,上任没几天就解放了,当然解放后还当过一段时间,随着社会主义制度的逐渐巩固和建立,这些被批判为带有浓重封建思想的族长制度也就消亡了,而何茂祥就成为了何氏的末代族长,运动中没少受到批判。最终熬到了改革开放。这二年政策宽松了,何茂祥身体还硬朗,加上在村里威望较高,办事又公道讲理,所以就有心重新把祠堂修建起来,凝聚一下,但是一方面缺乏资金,另一方面大家心不齐了,私心比以前重了,只有他张罗,响应的人不多。因为毕竟南何村不同往日了,如今的南何村成为一个贫困村庄的代名词。
何茂祥经常拄着拐拐在祠堂的废墟跟前徘徊,看着看着就摇头叹气。我有一回拉土,从祠堂跟前过,看到老汉又在祠堂跟前踟蹰,就问了一声:“茂祥爷,老祠堂还能修对吧?”何茂祥看了我一眼,说:“保险能修对!我入土之前一定要修复祠堂,要不行就把我埋到这院里!”我一听心里暗暗叫苦,你老汉见哪个村里把人埋到村中间?我就随口说了一句:“开工的时候叫我来帮忙!”何茂祥看都不看我一眼:“五娃有心了。”就继续在祠堂跟前转悠。



 楼主| 西西 发表于 2015-1-26 10:54:43 | 显示全部楼层
西西
2015-1-26 10:54:43 看全部

那年冬里,何茂祥等祠堂院里的草都枯死晒干了,招呼几个人在这院子里放火,因为周边两边都没有人家(主要是运动时候经常烧祠堂,这两边人就都搬离了,剩下烂房没人住,几年后也跟祠堂一样塌火了。)所以只是几个人防止火苗乱窜就行了,这是祠堂第三次遭遇火难。
草烧完了,何茂祥又招呼我们几个闲汉把这地基平了,划好灰线。当然何茂祥是管饭的。等一切活路都干完了之后,何茂祥说:“大年初一给大家包红包!”说的是很有底气,但是我跟二狗觉得这事情估计是弄不成。二狗说:“他老汉倒是想得好,烧个烂草何家门一个人都没出,全都是咱外姓人。这要修祠堂,不是一点钱,就指望南何跟北何捐钱能修起来?”二牛说:“我听人说,北何村要自己建祠堂哩,不来南何村烧香了。说是咱这里风水都不行了,而且咱这里比北何偏,要是还修复老祠堂,每年祭祖上来下去的不方便。”我说:“这是人家何家门的事情,跟咱球关系没有,咱先人谁知道在哪儿哩。就算祠堂修好了,咱也不可能给人家先人烧香去。”其他人纷纷附和说“对着哩”。
到了大年初一,何茂祥果然兑现了承诺,给我们每个参与劳动的人一人一个红包,里面是五十块钱。老汉子自己掏腰包,这些钱不算少了,但是也不多。我们也就没有计较。下午二狗却跑来给我说了:“祠堂何家人开会哩。说是要重修祠堂,北何那边也派代表过来了。何光明这回说要拿很大一部分哩。其他人不好说不拿,但是都吐核儿了。只有何国秀把茂祥爷摊子给葬了!里头骂得正热闹哩!”二狗拉了我就准备走,我说:“我不去!我有那时间还不如睡一时哩!”二狗就是爱看热闹,见我热情不高,也就有些丧气了,但是他还是去了。
我用五十块钱去老六的小卖部买了两条烟,这回给的是现钱,老六服务态度明显好了很多,我把烟拿到手里,等老六找了钱,对老六说:“六叔再赊一个烧鸡。”老六脸色马上变得难看了:“不赊!把烟拿了赶紧避!”我说:“六叔,那给我把烟退了,我不要了。”老六想了想,把烧鸡用草纸包了扔给我:“狗日的没钱就不能把嘴吊到那儿去!非要赊!三天之后销账,要不然给你算利息!”我心里骂:“给你老怂的球!”我问老六:“修何家祠堂呀。你老叔这些年把村里人的钱都挣得不像啥了。你不多捐些?”老六一下子激动起来了:“挣锤子哩!不够贴赔的!你狗日的一个个赊账赖钱,我挣谁的呀!”我说何光明都应承捐一大笔钱哩!老六压低声音说:“谁敢跟何光明比。人家爱捐让人家捐去,咱不上那闲杆。再者说了,何光明谋的是北何村的工程,这二年县上准备修渭河大坝哩,何光明死活鼓不上劲,我听说,何光明想把何茂祥撵干了自己当族长,到时候北何村的大坝工程就能插上手……”正说着,何光明的女人从跟前过来了,我就故意大声说:“六叔你歇着,过两天肯定给你把钱捎过来!”老六精得跟鬼一样,早都知道是啥事:“我不指望,你几个光杆杆没有一个好怂!”
我把烧鸡赊回来之后,发现酒没有了。我去寻二狗,本来我就想叫二狗一起来吃,我就问二狗有酒没有,二狗说有哩!他从窑窝摸出两瓶西凤,跟我回了我屋里了。我把炉子弄的旺旺的,跟二狗在炉子跟前吃肉喝酒吹牛皮。我跟二狗说了老六透露的信息,二狗说:“这跟咱球不相干咯。”我说:“要是修大坝,咱村里人可就有活了。上回修水库调拨民工,基本上都是咱南何的。”二狗说:“何光明那是没办法了。你知道为啥在跟前堡子寻人工?他就是为了节省成本,上回工地里做的啥饭些?海娃当厨子哩!烧得糁子全都糊了,叫我跟文厚把狗日海娃的砸了一顿。何光明虽说没有寻我们的事,但是饭肯定是越来越没法吃了。都是自个回家吃的,给狗日的把粮食省下了。这回修坝在北何,肯定选北何跟前的人,你不信看,饭绝对还是难吃,民工们肯定还少不了回去吃饭。”我不置可否,但是觉得这事情不是这么简单,至少说何光明要拿下大坝工程,首先得过了何茂祥这一关,一旦何茂祥不让他当族长,他这事情就弄不成。再者说了,他何光明就算当了族长就真能拿下修大坝的工程?能主了北何村的事?二狗却不这么看:“何家人对祖先还是看重的。任谁当了族长,全县何姓的人都得尊哩!不要说南何村北何村,就是县里的头头脑脑们,只要是这俩村里出来的,都得卖族长一个面子。”
果然在开会现场就产生了分歧,我听人说,何光明捐款多,确实是想当族长哩。何茂祥死活不松口,还要再发挥几年余热,何光明肯定不答应:你再当几年族长,修坝的工程早都完工了,我还当个球意思!北何村的人也想争这位置哩。因为北何村的人根本就不想在南何祭祖,想着把祖先牌位摆到北何村,在北何村秀祠堂。何茂祥说:“祖先的仙骨都在南何村滋养着哩。你把祠堂搁到北何渭河跟前,得是叫先人还得走这一程子去接受拜祭呀?”最后达成协议,一个村出一个人,南何村出族长,北何村出一个执事,双方多少有些牵制。
乱哄哄的会议总算开完了,何茂祥对于钱款的来源,一直不得要领。其他家户捐款毕竟有限,祠堂栽不起来,自家也有心无力,而何光明答应除去各户捐助的,剩下的他全包了,无疑解决了大问题。但是让何茂祥心烦的是,何光明要当族长!他能当族长?他有那器量?有那能力?有那威望?总之这事情让何茂祥非常费脑筋。这个年是何茂祥过得最难肠的一个年。
到了年后三月开春,南何村传出重大消息:祠堂开工修建了!并不是何茂祥答应把族长的位置给何光明,更不是何光明捐款修建的。而是整个南何村不分何姓还是外姓的,一起捐资修哩!原来,何茂祥也知道何光明的手段,也知道他谋的啥。他想了好几天:不修祠堂吧,先人们跟前说不过去;修吧,又要受何光明要挟,他是个商人,唯利是图,谋得是自己的生意,而不是族里的大事。所以这个祠堂还不能让何光明修。这本身就不是一家一户的事情。所以,何茂祥以自己的威望和在村里的为人,一家一户的游说,捐款完成了一大半。剩下的部分,他想到了我们这些外姓人。
南何村何姓住户一共是431户,计1863人(不包含何光明一家),外姓庄户是306户,计1257口。外姓庄户这二年发展迅猛,人口和户数不断增加,何茂祥就在这上面开始想办法。他给外姓庄户说,这次修祠堂不是修何家祠堂,是修咱南何村整个村子的祠堂,任谁只要在这里住过,都有一个牌位,主要供奉咱南何村所有人的祖先。这样一说,外姓人也就团结起来了,当然也有不愿意捐款的庄户:“我家在南何时间不长,几辈子也还是单蹦,我就不去祠堂占地方了,时节上去我家坟头烧个纸就毕了。”当然,这也不勉强。
我跟二狗都捐了,不为别的,就算是为了跟何光明打气憋,这钱也得捐。祠堂修建好一共得大约7万元,全村3000多人口,除去不愿意捐的,加上北何村一部分村民,一个平均下来也不过四五十元。我跟二狗捐款的时候,我几个给祠堂烧草平地基的后生都在城门口晒太阳谝闲话,何茂祥亲自过来了,把他的意思说了之后,我几个其实早都知道这事情,二话没说就把钱掏出来了。
我们几个在过年的时候正好收了何茂祥50元红包,为了避免把何茂祥再还给他的尴尬,我俩把50元还给何茂祥之后,又额外捐了20多元。何茂祥拿着钱,眼里泛着泪花,把老汉激动地快哭了:“这几个外姓小伙够意思!真格够意思!爷给我娃鞠躬!”说完就要鞠躬,二狗赶紧把老汉挡住:“好我爷哩!你几个孙娃子还想多活几年哩!你老可不敢给我的行礼!”
何茂祥转身去了另一家……
就这样一家一户地收取,每一笔何茂祥都详详细细地记录在案,最终收取了近10万元,还有几千斤麦子,作为修缮祠堂的工人的伙食。
当然,何光明在这件事情上是靠边站了,因为何茂祥根本就没有去他家,也没有人通知他捐款,祠堂都开始修了。何国秀也被排除在外,何茂祥直白地说:“全当咱村里就没有那人!”
祠堂很快就把地基做起来了,在祠堂前面修了个大戏楼,后面才是祭奠祖先的正堂。我们这几个南何村的光棍们,当然要帮忙了。到了初夏,麦开始泛黄的时候,祠堂就修好了。何光明把每一笔开支都码算地清清楚楚,他说了:“不能给咱村里跟人家北何村的人弄下一点糊涂账。”最后还剩了贰万多元,何茂祥做主把小学校的围墙修缮了。因为县里给小学校修了教学楼之后,原有的围墙却没有得到修缮和维护,这次算是把小学校也彻底收拾好了。
这件事情办得太好了!这算是有史以来,南何村集体里最大的事情。等祠堂修好了,何茂祥就每天雷打不动地要过来转一圈。我有一回碰见了:“茂祥爷,这下心里放下了。等祠堂干透了,就能用了。”何茂祥笑着说:“今年麦罢,我给咱村乡党演戏!我跟河北的仇二红都说好了,今年先给咱村里演!戏酬我包了!”
正收麦的时节,传出来何光明捐款给北何村修了一个大祠堂的事,何茂祥得知后,淡然地说:“他修叫他修去!咱南何村是何家人跟南何村人的根,看这南北两祠堂谁家红火!”
关中地方每年收完麦子要开忙罢会,今年的忙罢会格外热闹,不仅南何村祠堂请了仇二红的戏班子,北何村新修的祠堂也请了三麻子唱戏。当然,人心在哪边一下子就看出来了,那天南何村开戏的日子,北何村赌气似的也开戏了,一南一北相差几十里地,就这样在渭水县境内唱起了对台戏。当然,南何村人气自然盖过了北何村,很多北何村的人也都涌到山里看戏来了,而北何村本土的戏台跟前,只有周边村子的闲人们围观,真正北何村的人却少得多。
南塬的皮影班子也不请自来,说是给何老先生的功德凑个份子,何茂祥当然高兴。仇二红的戏在整个关中东府都是出了名的,这次自然卖力气,弄了个满堂彩。而三麻子自然要逊色不少。
第二天,何茂祥正在祠堂跟前招呼我们几个打扫昨天晚上产生的海量垃圾的时候,牛娃从外面带来和一个惊人的消息:北何村的祠堂出事了!何茂祥瞪着眼睛看着喘着粗气的牛娃:“牛娃你嫑急!有啥慢慢说。”牛娃说:“昨黑来正唱得热闹哩,谁知道就听见一声巨响,一根顶梁柱子就倒塌了,整个祠堂周围一下就跑乱干了。”何茂祥紧张地问:“没听说伤了谁没有?”牛娃说:“这倒没听说。是我媳妇到娘家送锅盔的时候听说的。我也是刚刚得到信。”
三人受伤,这就是北何村祠堂坍塌事件造成的结果,因为当时看戏的人并不多,。调查结果出来之后,建筑质量成为关注的焦点,据说是为了节省成本,该用的料都省下了,本来用河沙,就用了粗砂……
何光明被戴上铐子押到县城以后,何茂祥风风火火地找到二狗:“你跟五娃开着拖拉机带我进趟城。”二狗问弄啥呀?何茂祥说:“把何光明先捞出来呀!”我跟二狗立即发动拖拉机,拉着何茂祥——南何村所有人的族长,朝县城方向去了。
2015年1月24日 太原完稿
 楼主| 西西 发表于 2015-1-26 10:54:54 | 显示全部楼层
西西
2015-1-26 10:54:54 看全部

那年冬里,何茂祥等祠堂院里的草都枯死晒干了,招呼几个人在这院子里放火,因为周边两边都没有人家(主要是运动时候经常烧祠堂,这两边人就都搬离了,剩下烂房没人住,几年后也跟祠堂一样塌火了。)所以只是几个人防止火苗乱窜就行了,这是祠堂第三次遭遇火难。
草烧完了,何茂祥又招呼我们几个闲汉把这地基平了,划好灰线。当然何茂祥是管饭的。等一切活路都干完了之后,何茂祥说:“大年初一给大家包红包!”说的是很有底气,但是我跟二狗觉得这事情估计是弄不成。二狗说:“他老汉倒是想得好,烧个烂草何家门一个人都没出,全都是咱外姓人。这要修祠堂,不是一点钱,就指望南何跟北何捐钱能修起来?”二牛说:“我听人说,北何村要自己建祠堂哩,不来南何村烧香了。说是咱这里风水都不行了,而且咱这里比北何偏,要是还修复老祠堂,每年祭祖上来下去的不方便。”我说:“这是人家何家门的事情,跟咱球关系没有,咱先人谁知道在哪儿哩。就算祠堂修好了,咱也不可能给人家先人烧香去。”其他人纷纷附和说“对着哩”。
到了大年初一,何茂祥果然兑现了承诺,给我们每个参与劳动的人一人一个红包,里面是五十块钱。老汉子自己掏腰包,这些钱不算少了,但是也不多。我们也就没有计较。下午二狗却跑来给我说了:“祠堂何家人开会哩。说是要重修祠堂,北何那边也派代表过来了。何光明这回说要拿很大一部分哩。其他人不好说不拿,但是都吐核儿了。只有何国秀把茂祥爷摊子给葬了!里头骂得正热闹哩!”二狗拉了我就准备走,我说:“我不去!我有那时间还不如睡一时哩!”二狗就是爱看热闹,见我热情不高,也就有些丧气了,但是他还是去了。
我用五十块钱去老六的小卖部买了两条烟,这回给的是现钱,老六服务态度明显好了很多,我把烟拿到手里,等老六找了钱,对老六说:“六叔再赊一个烧鸡。”老六脸色马上变得难看了:“不赊!把烟拿了赶紧避!”我说:“六叔,那给我把烟退了,我不要了。”老六想了想,把烧鸡用草纸包了扔给我:“狗日的没钱就不能把嘴吊到那儿去!非要赊!三天之后销账,要不然给你算利息!”我心里骂:“给你老怂的球!”我问老六:“修何家祠堂呀。你老叔这些年把村里人的钱都挣得不像啥了。你不多捐些?”老六一下子激动起来了:“挣锤子哩!不够贴赔的!你狗日的一个个赊账赖钱,我挣谁的呀!”我说何光明都应承捐一大笔钱哩!老六压低声音说:“谁敢跟何光明比。人家爱捐让人家捐去,咱不上那闲杆。再者说了,何光明谋的是北何村的工程,这二年县上准备修渭河大坝哩,何光明死活鼓不上劲,我听说,何光明想把何茂祥撵干了自己当族长,到时候北何村的大坝工程就能插上手……”正说着,何光明的女人从跟前过来了,我就故意大声说:“六叔你歇着,过两天肯定给你把钱捎过来!”老六精得跟鬼一样,早都知道是啥事:“我不指望,你几个光杆杆没有一个好怂!”
我把烧鸡赊回来之后,发现酒没有了。我去寻二狗,本来我就想叫二狗一起来吃,我就问二狗有酒没有,二狗说有哩!他从窑窝摸出两瓶西凤,跟我回了我屋里了。我把炉子弄的旺旺的,跟二狗在炉子跟前吃肉喝酒吹牛皮。我跟二狗说了老六透露的信息,二狗说:“这跟咱球不相干咯。”我说:“要是修大坝,咱村里人可就有活了。上回修水库调拨民工,基本上都是咱南何的。”二狗说:“何光明那是没办法了。你知道为啥在跟前堡子寻人工?他就是为了节省成本,上回工地里做的啥饭些?海娃当厨子哩!烧得糁子全都糊了,叫我跟文厚把狗日海娃的砸了一顿。何光明虽说没有寻我们的事,但是饭肯定是越来越没法吃了。都是自个回家吃的,给狗日的把粮食省下了。这回修坝在北何,肯定选北何跟前的人,你不信看,饭绝对还是难吃,民工们肯定还少不了回去吃饭。”我不置可否,但是觉得这事情不是这么简单,至少说何光明要拿下大坝工程,首先得过了何茂祥这一关,一旦何茂祥不让他当族长,他这事情就弄不成。再者说了,他何光明就算当了族长就真能拿下修大坝的工程?能主了北何村的事?二狗却不这么看:“何家人对祖先还是看重的。任谁当了族长,全县何姓的人都得尊哩!不要说南何村北何村,就是县里的头头脑脑们,只要是这俩村里出来的,都得卖族长一个面子。”
果然在开会现场就产生了分歧,我听人说,何光明捐款多,确实是想当族长哩。何茂祥死活不松口,还要再发挥几年余热,何光明肯定不答应:你再当几年族长,修坝的工程早都完工了,我还当个球意思!北何村的人也想争这位置哩。因为北何村的人根本就不想在南何祭祖,想着把祖先牌位摆到北何村,在北何村秀祠堂。何茂祥说:“祖先的仙骨都在南何村滋养着哩。你把祠堂搁到北何渭河跟前,得是叫先人还得走这一程子去接受拜祭呀?”最后达成协议,一个村出一个人,南何村出族长,北何村出一个执事,双方多少有些牵制。
乱哄哄的会议总算开完了,何茂祥对于钱款的来源,一直不得要领。其他家户捐款毕竟有限,祠堂栽不起来,自家也有心无力,而何光明答应除去各户捐助的,剩下的他全包了,无疑解决了大问题。但是让何茂祥心烦的是,何光明要当族长!他能当族长?他有那器量?有那能力?有那威望?总之这事情让何茂祥非常费脑筋。这个年是何茂祥过得最难肠的一个年。
到了年后三月开春,南何村传出重大消息:祠堂开工修建了!并不是何茂祥答应把族长的位置给何光明,更不是何光明捐款修建的。而是整个南何村不分何姓还是外姓的,一起捐资修哩!原来,何茂祥也知道何光明的手段,也知道他谋的啥。他想了好几天:不修祠堂吧,先人们跟前说不过去;修吧,又要受何光明要挟,他是个商人,唯利是图,谋得是自己的生意,而不是族里的大事。所以这个祠堂还不能让何光明修。这本身就不是一家一户的事情。所以,何茂祥以自己的威望和在村里的为人,一家一户的游说,捐款完成了一大半。剩下的部分,他想到了我们这些外姓人。
南何村何姓住户一共是431户,计1863人(不包含何光明一家),外姓庄户是306户,计1257口。外姓庄户这二年发展迅猛,人口和户数不断增加,何茂祥就在这上面开始想办法。他给外姓庄户说,这次修祠堂不是修何家祠堂,是修咱南何村整个村子的祠堂,任谁只要在这里住过,都有一个牌位,主要供奉咱南何村所有人的祖先。这样一说,外姓人也就团结起来了,当然也有不愿意捐款的庄户:“我家在南何时间不长,几辈子也还是单蹦,我就不去祠堂占地方了,时节上去我家坟头烧个纸就毕了。”当然,这也不勉强。
我跟二狗都捐了,不为别的,就算是为了跟何光明打气憋,这钱也得捐。祠堂修建好一共得大约7万元,全村3000多人口,除去不愿意捐的,加上北何村一部分村民,一个平均下来也不过四五十元。我跟二狗捐款的时候,我几个给祠堂烧草平地基的后生都在城门口晒太阳谝闲话,何茂祥亲自过来了,把他的意思说了之后,我几个其实早都知道这事情,二话没说就把钱掏出来了。
我们几个在过年的时候正好收了何茂祥50元红包,为了避免把何茂祥再还给他的尴尬,我俩把50元还给何茂祥之后,又额外捐了20多元。何茂祥拿着钱,眼里泛着泪花,把老汉激动地快哭了:“这几个外姓小伙够意思!真格够意思!爷给我娃鞠躬!”说完就要鞠躬,二狗赶紧把老汉挡住:“好我爷哩!你几个孙娃子还想多活几年哩!你老可不敢给我的行礼!”
何茂祥转身去了另一家……
就这样一家一户地收取,每一笔何茂祥都详详细细地记录在案,最终收取了近10万元,还有几千斤麦子,作为修缮祠堂的工人的伙食。
当然,何光明在这件事情上是靠边站了,因为何茂祥根本就没有去他家,也没有人通知他捐款,祠堂都开始修了。何国秀也被排除在外,何茂祥直白地说:“全当咱村里就没有那人!”
祠堂很快就把地基做起来了,在祠堂前面修了个大戏楼,后面才是祭奠祖先的正堂。我们这几个南何村的光棍们,当然要帮忙了。到了初夏,麦开始泛黄的时候,祠堂就修好了。何光明把每一笔开支都码算地清清楚楚,他说了:“不能给咱村里跟人家北何村的人弄下一点糊涂账。”最后还剩了贰万多元,何茂祥做主把小学校的围墙修缮了。因为县里给小学校修了教学楼之后,原有的围墙却没有得到修缮和维护,这次算是把小学校也彻底收拾好了。
这件事情办得太好了!这算是有史以来,南何村集体里最大的事情。等祠堂修好了,何茂祥就每天雷打不动地要过来转一圈。我有一回碰见了:“茂祥爷,这下心里放下了。等祠堂干透了,就能用了。”何茂祥笑着说:“今年麦罢,我给咱村乡党演戏!我跟河北的仇二红都说好了,今年先给咱村里演!戏酬我包了!”
正收麦的时节,传出来何光明捐款给北何村修了一个大祠堂的事,何茂祥得知后,淡然地说:“他修叫他修去!咱南何村是何家人跟南何村人的根,看这南北两祠堂谁家红火!”
关中地方每年收完麦子要开忙罢会,今年的忙罢会格外热闹,不仅南何村祠堂请了仇二红的戏班子,北何村新修的祠堂也请了三麻子唱戏。当然,人心在哪边一下子就看出来了,那天南何村开戏的日子,北何村赌气似的也开戏了,一南一北相差几十里地,就这样在渭水县境内唱起了对台戏。当然,南何村人气自然盖过了北何村,很多北何村的人也都涌到山里看戏来了,而北何村本土的戏台跟前,只有周边村子的闲人们围观,真正北何村的人却少得多。
南塬的皮影班子也不请自来,说是给何老先生的功德凑个份子,何茂祥当然高兴。仇二红的戏在整个关中东府都是出了名的,这次自然卖力气,弄了个满堂彩。而三麻子自然要逊色不少。
第二天,何茂祥正在祠堂跟前招呼我们几个打扫昨天晚上产生的海量垃圾的时候,牛娃从外面带来和一个惊人的消息:北何村的祠堂出事了!何茂祥瞪着眼睛看着喘着粗气的牛娃:“牛娃你嫑急!有啥慢慢说。”牛娃说:“昨黑来正唱得热闹哩,谁知道就听见一声巨响,一根顶梁柱子就倒塌了,整个祠堂周围一下就跑乱干了。”何茂祥紧张地问:“没听说伤了谁没有?”牛娃说:“这倒没听说。是我媳妇到娘家送锅盔的时候听说的。我也是刚刚得到信。”
三人受伤,这就是北何村祠堂坍塌事件造成的结果,因为当时看戏的人并不多,。调查结果出来之后,建筑质量成为关注的焦点,据说是为了节省成本,该用的料都省下了,本来用河沙,就用了粗砂……
何光明被戴上铐子押到县城以后,何茂祥风风火火地找到二狗:“你跟五娃开着拖拉机带我进趟城。”二狗问弄啥呀?何茂祥说:“把何光明先捞出来呀!”我跟二狗立即发动拖拉机,拉着何茂祥——南何村所有人的族长,朝县城方向去了。
2015年1月24日 太原完稿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西西
超级版主给TA私信

查看:329 | 回复:2

小黑屋| 文字版| 手机版| 华州网 |陕公网安备61052102000111号
地址:陕西.华州 邮箱:admin@714100.com ICP备案号: ( 陕ICP备11006432号 )
Copyright © 2014-2018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