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州网

搜索

开启左侧

那笔私房钱

[复制链接]
西西 发表于 2015-1-28 10:32: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西西
2015-1-28 10:32:23 304 0 看全部

马上注册华州网,结交更多华州人,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华州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南何村最怕老婆的人罗兴旺排第三,没人敢排第二。有人问了,谁是南何村怕老婆第一人?那我告诉你,排第一的是罗兴旺他大。
怕老婆这事情大概也是讲遗传的,据村里人开玩笑说,罗兴旺怕老婆的基因深得他大的精髓,把这项传统继承和发扬得淋漓尽致。
有一回,我跟二狗还有三拐几个南何村的闲人在城门口谝闲话,看见罗兴旺推着自行车从我们跟前过去了,后车轮瘪了,肯定是车胎漏气了。我就问他:“兴旺哥你推车子弄啥呀?”罗兴旺不看我,只顾朝前推车子:“车胎爆了,到牛湾寻刘骡子补一下胎。”二狗就笑了:“嫂子给拿钱着没有?”罗兴旺仍然不看我们:“肯定拿着哩!没有多还没有少了?”罗兴旺虽然怕老婆,但是他仍然对我们这些光棍烂杆还是不屑一顾的。
过了一会儿,罗兴旺又推着自行车回来了,后车轮还是瘪的,我感到奇怪就问:“兴旺哥车子没修?得是刘骡子不在?”罗兴旺这次有些惊慌失策:“补是补了,狗日的刘骡子精得很,补胎5毛钱,打气还得一毛,我就没打气!反正也不远!”我们几个哈哈大笑,根本不用估,罗兴旺家婆娘菊花肯定只给他五毛钱补胎钱,却没有料到刘骡子这么鬼。我想刘骡子肯定是故意的。
罗兴旺是娶了媳妇的人,在我们这几个光棍跟前还是趾高气昂,心气很高的。但是一旦让我们戳到痛处,他就很不自在了。比如我几个就经常逗他:“兴旺哥,我这两天身上没钱了,把你钱给我借些么。”罗兴旺明知我们跟他借钱是假,耍笑是真,但是仍然掩饰不住自己内心的不自在:“我身上就不装钱咯。”按照菊花的解释:“男人身上就不应该装钱,只负责挣钱。钱交给女人来管,这日子才能过得浑全。要是都交给男人,这下就成了没王的蜂了,钱马上就踢光弄净了。成家好比针挑土,败家犹如决堤水!”理论是没错,但是菊花把罗兴旺抠得太死,罗兴旺大部分时间身上连一分钱都没有。
而且还有一点不好,罗兴旺是个孝子,尽管他大死得早,他妈罗婶一辈子强势却长命,但是菊花对于这个婆婆并不感冒。因为罗婶强势惯了,在罗兴旺娶了媳妇盖了新房之后,仍然要拿家里的事,菊花肯定不悦意。两个女人就打骂不断,最后罗婶脚一颠,一个人搬到老屋过活去了,这边新居留给了罗兴旺两口子,菊花当然满意,而罗兴旺自然放不下他妈。但是钱都让菊花抠得死死的,一点都露不出来,只好去老家给罗婶干些割柴挑水扫院子的力气活。
我妈跟罗婶谝闲话的时候问她:“兴旺给你干活,菊花干涉不?”罗婶一下子表情变了:“这儿子给妈干活天经地义,她再干涉还能算人?狗日的碎逼不是个东西,把我兴娃抠得死死的,经常连买洋火(火柴)的钱都没有!”但是她也承认,菊花会过日子,用钱仔细,罗兴旺的新房能栽起来,有人家菊花的功劳哩。再一个菊花第一胎就生了个儿子,菊花当然心高气傲。
罗兴旺肯定不至于连买洋火的钱都没有,我觉得罗兴旺这人仔细,多少手里要捏一点钱哩。二狗说那天晚上去六叔小卖部买烟,看见罗婶买了个烧鸡,六叔说:“这人嘴馋了一辈子,老了还没改!”二狗就跟六叔说了两句闲话:“罗婶哪儿来的钱?”“人家有儿女哩!咋能没钱?”二狗说:“罗兴旺是手里能捏钱的人?罗兴宁(罗兴旺的姐姐)瘫到炕上好几年了,家里日子过得比罗兴旺还妄烦,能拿出来钱?”六叔笑了笑说:“那可说不准。再抠的死总有缝缝给出漏哩!”
二狗给我说:“菊花不让罗兴旺手里抓钱,一方面肯定是为过日子,怕罗兴旺手大。另一方面估计是怕罗兴旺给罗婶。你想,罗兴宁也是罗婶身上的肉,能干瞪眼看着女子瘫在炕上没吃没喝?”我想想也对,罗兴旺对罗婶和罗兴宁那是没话说,平日没事就去照看。菊花怕罗兴宁是个填不满的坑,把自家日子拖累了。因为菊花跟村里人说过,不是不给罗兴宁看,首先是人家有老汉哩,第二个罗兴宁的病就是拿钱换命哩,看不好了!
这女人把家里的一切大小事务全部牢牢抓取在自己手里,雷打不动,表现出了比男人更为坚韧的品行和能力。但是在经济上,主要还是罗兴旺在外面熬活挣钱,从这方面讲,她一个女人是肯定不及的。
有一回菊花在巷子里碰见我问:“五娃你们给何光明干活,一天能给多钱?”我当时觉得莫名其妙,这事情跟她球不相干,转眼一想,给何光明干活的就我跟二狗还有她男人罗兴旺,这女人肯定是怀疑罗兴旺昧下钱了。但是罗兴旺又没有给我说一天多少钱,我就不好给他圆谎了,但是我有我的办法:“这不一定,活路重的拿得多的也有,活路轻的拿的少的也有。”菊花问:“你几个得是一天六十?”我吃了一惊,一天一百二十元,罗兴旺肯定给菊花说是一天六十,我这时候就像是在茫茫大海中找到了救命的船板一样兴奋,因为我不想跟这女人蔓缠,另一方面怕坏了罗兴旺的水,不好给他交代,就点头说:“我仨干的活就是一天六十元。”
没想到这句话一下子把罗兴旺给出卖了。菊花在家里大闹天宫,把能摔能砸的全都砸了,把罗兴旺狼心狗肺的骂了个狗血淋头:“我辛辛苦苦这么多年,啥苦都下了,没想到竟然落个这下场!心瞎了!这日子过不成了。”罗兴旺让菊花抠的满脸血印子,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学生一样,低着头任凭菊花砸刮而无动于衷。我心一沉:这下把兴旺哥彻底得罪了。
这能怪我?只能怪菊花这女人太精了。罗兴旺给菊花说的是一天挣五十元,菊花那天问我故意说成六十元,我就应了。所以菊花就以为罗兴旺背着她昧下了十元钱,不断盘问这四十天昧下的四百元干啥了?罗兴旺当然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最终我出面拿了四百元,就给菊花说:“好嫂子哩!上回我姐不美,我着急去看我姐,从兴旺哥跟前借了四百元,一直手里没缓过来,我刚凑齐!给你拿来了!”菊花这才将信将疑地把钱接了,脸上挂着霜和泪珠子问罗兴旺:“是不是有这回事?”罗兴旺这才活泛了,脸上的血印子也都涨红了:“有这事。五娃不叫我给你说,说凑齐了再给我。我准备等他还了再交给你,就说是工地发的奖金。”菊花这才破涕为笑,这才对我说:“狗日的一个个不是东西。怪不得那天我问你话,你胡打岔。”
一场危机总算是化解了。罗兴旺当然很感激我,除了还了我四百元钱之外,还给我买了一包烟,我拿着烟笑说:“好我哥哩!你买烟不说买一条,买一包谢呈我?你抠门比你媳妇还抠,都抠到尻门子去了!”罗兴旺一脸的结痂,笑着不说话。
罗兴旺出事是在柳沟齐老九的石渣场。上个月罗兴旺问我到不到老九的石渣场干活,我想了想没去,因为马上收麦呀,干不下几天又得回来,我嫌麻烦。再一个就是狗日的齐老九抠得厉害,石渣场工作量大,一天才给开九十元,比起何光明的工地给的太少了。最后罗兴旺就跟六娃去了。
那天都快搭镰收麦呀,六娃在我屋门口拍门,我问咋了,六娃脸都青了,说:“兴旺叫石头塌了!人在医院抢救哩!”我头一下大了:“你赶紧去叫他媳妇!不敢叫罗婶知道!”我叫上二狗、三拐已经坐上了二狗的拖拉机,看见菊花跟六娃哭哭啼啼的跑过来,我大声喝止:“再嫑哭!还害怕罗婶不知道?”一行五个人就这样风风火火地去了县医院。
人到底没有救下来,伤势太重。当然在县医院的医生没有电视剧里面那么文明,不会说一句:“我们已经尽力了!”而只是面无表情地问:“谁是家属?过来把表一填!”菊花不识字,我问她说我写,总算把表填完了。齐老九留了五万元,连面都不闪了。最后还剩了两万多元,菊花拿了钱跟我们回了南何村。一路上她也不哭,只是偶尔呜咽一下,我们都害怕她想不开,一路上不停点地叫她,她也不应。
男人没有了,家里的顶梁柱就塌了,日子也就塌火了。无论菊花多么精明能干,兴旺多么窝囊怕老婆,家里的大事情还是得男人上心上手。这一下男人一死,菊花才想明白了。她把婆婆罗婶接到新房底下,大小三口人相依为命。
罗兴旺死了一年间,这一家子的生活过得不像样子了。尽管菊花仍然是一副不服输的架势,但是毕竟是一个女人。上回在南坡收包谷,一个人不敢去,等有人作伴这才敢去收。等着收西山的包谷的时候,发现棒子少了很多。西山在村跟前,半夜菊花就躲在地里,果然等到了偷包谷的贼,是牛湾的龙娃。龙娃根本不怯她,不仅把她推了一跤,还把她骂得不像啥:“专门偷你包谷哩!你有本事把我球咬了!”说完抱着包谷就跑了,菊花又撵不上,只是坐在地头哭。菊花这才知道家里的男人再窝囊也是男人,以前兴旺在的时候,地里一个包谷毛都没人敢偷。
菊花一年多才从悲痛中走出来。有一回她拆洗家里的旧衣服,正好门口有一个收旧衣服的。菊花就把罗兴旺的几件旧棉袄拿出来准备卖了,留下一两件留个作念就算了,剩下的这些留下徒留伤悲。没想到小贩给的钱太少,菊花一下就躁了:“不卖了不卖了!”跟小贩一撕扯,旧棉袄“嘶”一声就破了,里面飘出一张存折,整整两万元。菊花看着这张存折,缓缓地软瘫在了地上,眼泪无声地流下来了。
吉健军2015年1月27日完稿于太原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西西
超级版主给TA私信

查看:304 | 回复:0

小黑屋| 文字版| 手机版| 华州网 |陕公网安备61052102000111号
地址:陕西.华州 邮箱:admin@714100.com ICP备案号: ( 陕ICP备11006432号 )
Copyright © 2014-2018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