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州网

搜索

开启左侧

(这是一个鬼故事)雇鬼

[复制链接]
西西 发表于 2015-2-2 09:19: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西西
2015-2-2 09:19:05 412 0 看全部

马上注册华州网,结交更多华州人,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华州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话说山西太原府阳曲县,有一个山村,村里有个二流子叫刘二。这刘二呢,平时吃喝嫖赌,啥坏事儿都干。因为游手好闲,没有来钱的门路,就经常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村里人都恨不得把这二货活埋了。把村里人祸害得不像个样子了。这刘二白天睡觉
  ,晚上就出去偷鸡摸狗,然后换了钱不是喝酒就是赌钱。这天晚上呢,刘二去清风楼尚月阁跟妓女鬼混,因为很熟悉,刘二就偷了妓女的私房钱,自己跑到静乐县赌钱。静乐县离阳曲县有六十多里地。刘二这货又手气很差,输了个精光。他就一路往回走,想赶着天亮回家。
  刘的哥哥和嫂子是勤快人,开着豆腐磨坊,每天天不亮起来磨豆子做豆腐。刘往回赶,走到村口的时候,看见一群娃娃在赌钱,用的是一种抽草猜单双的玩法。怎么玩呢?就是抓一把草,猜草的数目是单数还是双数。刘好赌成性,也想参与其中,但是他没有本钱,孩子们不让他参加,他好说歹说,娃娃们就是不答应。最后刘问这些孩子,怎么才能让他参加?娃娃们说,除非用阳寿押注。一次一天!多了不限!
  刘赌瘾难耐,想也没想就答应了。没想到这一赌,每次都输,刘也不在意,毕竟谁也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么久,就继续押注。最后,一个娃娃说话了:你已经押了六十多年了,没有押的了,你天亮就得死,该我这个枉死鬼找你做替身了!
  刘吓得不轻,因为喝了点酒,这会儿冷风一吹,一身冷汗,马上酒也醒了。这才仔细看这些孩子,都是脸色惨白的光头娃娃,眼睛周围是黑圈。刘不敢怠慢,只好跟其中一个看似领头的说,我得回家跟我兄嫂说一声,要不然我这死的不明不白的,后事都没法交代。这个领头的小鬼答应了,就提出跟着刘二一起去。刘就想,我耗到天亮,还怕你们?就故意磨磨蹭蹭等天亮。谁想到,这个孩子根本就看穿了他的心思,一个手势,四个孩子上去就架上了刘二,一阵风就到了刘家大门口。
  刘家亮着灯火,兄嫂已经开始磨豆子做豆腐了,刘看这样玩不下去,就又有了个主意,就说,我现在就让你上身,你让你的兄弟回去,然后你跟我兄嫂说一声,反正我是天不收地不管的,估计也没啥人来吊丧。省得我兄嫂花钱葬我了。小鬼答应了,就让抬轿的四个小鬼走了。刘就对小鬼说,你看看我的眼睛是不是斜的?感觉老是怪怪的,要不你上了身,看东西是歪的,也不好吧?小鬼就凑近看他的眼睛。谁想到刘二偷偷地咬破了中指,在小鬼凑近的一瞬间就把血抹在了小鬼的额头上。小鬼吓坏了,当时就不能动了,就求刘不要这样,放他走,他不找替身了!刘才不信呢,而且刘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他把小鬼定到院子里,走进了磨坊跟哥哥嫂嫂说,你们回去休息吧!今晚上我来磨豆子,磨好了豆子,点卤的时候,你们再来。兄嫂见兄弟突然之间这么勤快都有点不相信,但是人总是会变的,也终于会变好的,兄弟说不定就是长大了变好了。就高兴地让他来。过了一会儿,刘二等着兄嫂的房间的等熄了,才把小鬼放到磨跟前,让他转磨子,磨豆子。小鬼额头上抹了血,就得听血的主人的安顿,这个是阴阳两届之间的契约。小鬼一会儿工夫就磨好了豆子,为了避免被兄嫂怀疑,刘二就等了好久才准备去叫醒兄嫂点卤。眼见鸡叫了,刘二就是不给小鬼擦掉血迹,小鬼没办法,只好先离开,第二天继续来。
  就这样过去一个月,兄嫂对他的印象大为改观,逢人就说我兄弟变勤快了。可是刘的大哥知道这小子的斤两,肯定有啥怪事儿,就瞅了个空,半夜起来到磨坊查看。
  这天晚上,大哥睡下之后,又悄悄地爬起来,终于发现了磨子跟前根本没人而转得飞快,刘二躺在磨坊的床上睡大觉。他大哥明白了,这小子肯定用了小手段雇了小鬼来推磨。这个是祖传的手段:额头点血,要有点法术才能做成。刘家大哥一下子闯进来,小鬼没处躲,只好躲在磨盘后面。刘家大哥看到这一抹血红的血迹,更加确认这小子没干好事儿,就把他喊起来质问。因为刘二干的这一个月活儿,兄嫂管了饭,还给他不少零花钱,所以刘二一直瞒着兄嫂,不停地指使小鬼推磨,刘家大哥心底善良,知道这件事情之后,要刘二积德,小心招来灾祸。刘二不听,见兄长收拾自己,还要自己另外开个磨坊,不给兄长打工了。刘家大哥想把小鬼放了,却跟刘二吵了起来,两人都动了手,刘二一怒之下,把磨坊点着就跑了。兄嫂扑了半夜的火,损失巨大。兄弟两从此再也不往来。
  这下刘二风光了,刚开始生意还不错,因为产量高,还越做越大。然而老毛病又犯了,没事就去赌钱,一晚上输得精光,让小鬼去赌场,赌场却有神位,小鬼不敢去。终于,刘二只好加紧剥削小鬼磨豆子,然后自己卖豆腐赚钱还债。
这一天。刘二输得实在太多了,拼命拿柳条枝打小鬼,让他加紧赶活。直到天亮了也不放他走。小鬼终于回不去了。就倒在地上化了一滩脓水,刘二一看很恼火,不是可惜这个小鬼,是可惜没了个好劳力。而从那天之后,他身上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脓包,奇痒难忍,一碰就破,一破就疼,全身奇臭无比,让他生不如死。他估计是那几个小鬼带的灾,就伺机报复。
于是,他又在一天晚上在村口原来的地方等那几个小鬼再来赌钱,趁机再抓他两个给自己治病干活。谁知道,没等来小鬼,却等来了债主,债主把他一顿好打,剥了衣服挂在树上。这时候,那些孩子们都出来了,围着他笑啊跳啊的。刘二吓得,面如土色,悬在半空不敢动弹,树枝较细,稍有不慎就会摔下去被众小鬼撕得粉碎。
  这时候,一只全身雪白的乌鸦落在了树枝上,对着树枝啄了起来,刘二看见,背后一阵阵发凉。一会儿工夫,树枝就被啄断了,刘二从树上摔下来,尽管不高,却生生给吓死了。一个孩子笑着跳着:这下该我了,我的替身有了!
  刘二弥留之际,看到那只白乌鸦飞走了,乌鸦的额头上有一抹明显的红色印记。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西西
超级版主给TA私信

查看:412 | 回复:0

小黑屋| 文字版| 手机版| 华州网 |陕公网安备61052102000111号
地址:陕西.华州 邮箱:admin@714100.com ICP备案号: ( 陕ICP备11006432号 )
Copyright © 2014-2018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